邱非痴汉√
非常介意无授权转载!!
主吃邱攻及叶all叶√
然而其实挺杂食,
纯食关注请谨慎谢谢,
被关了又取其实略有点伤心…
以上,欢迎勾搭ww
——
QQ2670806659扩列请带lofID备注w
贴吧@孤影残羽
微博@白邬骋丶


【2017年全国三卷/邱宋】十二年寒窗,不凉热血

卡字数小能手√

很久没写邱宋啦,希望能够喜欢这个小小的故事。

————

不知不觉间,兜兜转转居然已经是十二年的时间过去了,自从还在幼年时懵懵懂懂地知晓这个宏伟的目标,直到今日。

邱非不敢想象时间竟然会过去如此之快,十二年的岁月如同细碎流沙一般自指缝滑落,无论怎么去挽留,也终究是无济于事,作为世上最潇洒地存在,她,时间,是停留不住的。窗外的知了叫个不停,却并算不上吵闹,婉婉转转的声音携着清凉的风卷去夏日的燥热,留给人的是清晨难得的温润,窗边路过的小孩子蹦蹦跳跳地唱着那首算得上有些老了的歌曲,似乎是叫做《童年》吧。小孩子身旁的同伴吐吐舌头笑他唱着不懂装懂的歌,他也梗着脖子扔下一句"说得好像你就能懂一样",说得急了些,就又是你追我赶地往前跑。

"池塘边的榕树上,知了在声声地叫着夏天。"

小孩子幼稚的童声还在耳边回荡。

邱非回过神来,不知何时视线中小孩子的身影早已不见,他将视线收回,稍微伸了个懒腰,这才抬起手臂看了看时间,拿起了在一旁早就准备好的书包。

"不早了,你准备好了吗?"邱非转头看向身侧正巧画下最后一个句号,开始动手收拾文具的宋奇英。

"当然,毕竟准备了这么久,时间可不是白费的。"宋奇英将透明的笔袋拉好,放进书包里。

现在已经是早晨七点了,距离第一场考试开始不过两个小时而已。

"爸妈在楼下等我们?"宋奇英拿起书包,顺手挂在右肩上向房门走去,邱非"嗯"了一声,自然而然地拉住宋奇英的手腕,趁他还没反应过来,将他轻轻按在门板上,低头去亲。唇齿相接,舌尖相抵,交换了一个湿漉漉的吻,松开时,两人都有些轻微的喘息。

邱非从上衣兜里掏出一个红色的纸包,打开,里面是两个十分小巧精致的红色的东西,邱非取出其一,拉着长长的红绳凑到宋奇英近处,小心地挂在宋奇英的脖子上,又往后退了两步上上下下仔细端详了一小会儿,笑了笑:"很适合你,祝开门红。"

宋奇英低头看了看那挂在脖子上的小东西,是一枚印着漂亮的"邱"字的护身符,做工很是精细,也不知道邱非花了多少钱才买到,宋奇英不由得也笑了,拿起剩下那个印着"宋"字的,给邱非戴上,后退看了两眼,又伸出手将它正了正,然后低头在护身符上落下一吻:"也祝我们这几日一切好运。"

两人一前一后走出房间,客厅中已经盈满了早餐的香气,面包和牛奶整整齐齐地摆在桌子正中央,而父母坐在桌旁,见到他们出现,就招招手让他们过去坐下。母亲看了看他们俩有点泛红的唇角,没有多说什么,而是露出了鼓励的笑容。

"快点吃吧,再不吃可就冷了,冷的东西对身体不好。"父亲率先开口了,把两人的食物推到面前,示意他们吃。

两人对视一眼,笑着坐下。

早餐是一如既往的味道,那是家,也是心。

吃完之后就该前往学校了,两人坐着父亲的车到了考场——这时就不得不感叹一句真巧,他们两人是同一个考场的,只可惜不在同一个考室。

"加油啊!"父亲握了握拳,给他们鼓劲,"你们是最棒的!"

"那当然!"邱非笑了笑,垂下手与宋奇英十指交握,"我们一定会拿到好成绩回来的!"

为了避免家长堆在一起影响考生状态,很快家长们就被负责人疏散了去,宋奇英看着父亲慢慢离开,这才转头看向邱非,拉起交握的手在眼前晃了晃,语气里有些揶揄:"怎么?手握得这么紧,是紧张了?"

"对啊,特别紧张,"邱非一本正经地回答,"我这不是怕你这个大学霸考得太好了,以后不能跟你上同一所大学吗?"

宋奇英非常无语地瞥了邱非一眼:"每次成绩都压我至少三分的人请别说话,谢谢。"

邱非伸手揉乱了宋奇英的头发:"谁知道这么大型的考试我会不会发挥失常呢?你这么稳定的人肯定不怕的啊。"

"什么叫'我这么稳定的人'……明明最不应该担心的就是你这个去年就参加了高考成绩还不错,只是没到你的期望值所以没走的人吧?"宋奇英对邱非的话表示了非常的鄙视,不过说着说着又笑了起来,"啊,说真的,临到考场了,还真是有些紧张。"

"不用担心,肯定没事的,我家奇英可是个超级厉害的人,不是吗?"安抚性地笑笑,看着时间差不多了,邱非拉了拉宋奇英,和他一起往考场里走。

剩下的路不长了,虽然两人考场离得近,但总是要分开,各自走向那决定胜负的战场。

可是没有人说话。

两个人都没有说话。

他们不知道对方是在想什么,是在想这些年来一起并肩走过的路,还是分神想着彼此还没记清的诗句?

不过也不重要了。他们并肩走在一大群的考生中,看着周围的人逐渐被几个考场教学楼分流,被楼层分流,变得越来越少。

周围都是很安静的,除了脚步声和人与人之间不时接触传来的零星声音之外,再无他物。

很快到了三楼,两人同时停下脚步。

"加油。"

"你也是。"

转身,一人进了三楼,一人继续往楼上走,两个人都不约而同地握紧了脖子上挂着的护身符,大概是红色的绳子稍长了些的过,护身符垂到了胸膛上比较低的位置,对方的姓氏贴在最靠近心脏的地方,随着心脏跳动。

咚,咚。

战场的无声厮杀于此刻拉开帷幕,而幕后,抑或者是在另一片战场上,总有人陪伴着你。

这个人可能是亲人,朋友,老师,伙伴。

甚至,爱人。

十二年寒窗苦读,必不凉奋战热血。

终有日奔赴沙场,亦与他并肩而行。


评论 ( 1 )
热度 ( 24 )

© 白邬骋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