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非痴汉√
非常介意无授权转载!!
主吃邱攻及叶all叶√
然而其实挺杂食,
纯食关注请谨慎谢谢,
被关了又取其实略有点伤心…
以上,欢迎勾搭ww
——
QQ2670806659扩列请带lofID备注w
贴吧@孤影残羽
微博@白邬骋丶


【叶黄】《你》

一个混更bu
字数:5882
希望喜欢w
(暗戳戳加个标签√提前祝少天生快w)
————
今天,对黄少天来说是个比较重要的日子呢!

黄少天有些兴奋地在房间里转悠了好几圈,甚至打开作为一名实质为宅的自己的衣柜,在本就不多的衣服里选了又选,才最终选定了身上这件差强人意的。

倒不是说他打算去见女友或者暗恋的人,而是因为他即将见面的那个ID为一叶之秋的家伙是一名画家!而且是获得了荣耀论坛顶级金色马甲的聚聚——荣耀论坛作为艺术相关职业者荣耀联盟下设的专属交流论坛,能获得顶级金色马甲就是一种荣誉和实力的象征——黄少天可不想在对方眼中留下不好的印象。

……虽说,他作为一名摄影师,也是获得了这样的荣誉的。

摄影师和画家,这两个职业看上去好像没多大关系,但两个职业的专业知识有不少三观非常合的地方,并且双方都是讲究美感的人,披着"夜雨声烦"马甲的黄少天和一叶之秋很快聊得酣畅,颇有一种相见恨晚的感觉,这不,在发现两人现在都停留在H市后,便一拍即合,准备面基。

黄少天找准了地方,早早地到了一叶之秋发来的那个地址。这里是一家比较偏僻的甜品店,他坐进去点了杯原味奶茶,看看时间,确实是比约定早了太多,于是不慌不忙,偏头看外面的风景,小口小口喝着微甜奶茶。

据这段时间接连交流得来的信息,一叶之秋和他应该是同龄,所以他们谈天谈地,总能找到彼此契合的话题。

同样是各自圈里被誉为"天才"甚至"鬼才"的人,黄少天在论坛上勾搭到一叶之秋之前早就对他有许多了解,一叶之秋是一个非常神秘的人,他从来不在众人面前暴露自己的真实面容,一般他的画展都是由绑定的专业举办人苏沐橙来做,摆上大量作品,却找不到哪怕他的一根头发丝,而有时不得不出场的大型颁奖,他也要戴着一个非常普通的的面具——几乎每次不重样,听说是苏沐橙亲自为他选的——虽然显得有几分帅气,却不知为何总让人有些发笑。

荣耀的人曾对他进行采访,除了与他的作品相关的问题之外,有一点黄少天记得非常清楚,提问者问,"你为什么始终坚持不露面呢?"而他笑了笑,答,"我希望喜欢我作品的人只是因为我的作品而喜欢。"

这也是黄少天的初心。

黄少天咬着吸管弯起眉梢,心情愉悦。

突然窗外走过一个非常熟悉的人影,黄少天定睛一看,顿时大好心情就散了不少。

是叶修。

黄少天撇了撇嘴。他对这人印象挺深,但可没有一丝的好印象,虽说他们是大学同学,而且也是隔壁寝室,但是一旦遇到一起,不管什么时候什么地点,总有那么点乱七八糟的东西让他们吵起来,闹得鸡犬不宁,每次都是好心情瞬间破灭,黄少天别提有多讨厌他。

他不会也要到这家店吧。黄少天有些糟心地想着。然后他就看见叶修从不远处的正门走了进来,在吧台点了些东西,转身往黄少天这边走。

黄少天都不能欺骗自己说叶修是想坐在其他桌子上,因为叶修的眼睛分明盯着他。

"靠!"黄少天在叶修越来越近的距离中终于忍不住,一拍桌子站起来,"叶修你TM的怎么会在这里!"

"怎么?你能在我就不能在?"叶修挑了挑眉,拉开黄少天对面的椅子坐下,还翘起了二郎腿。

黄少天皱紧眉头:"我是来见朋友的,你别挡在这里!"

"噢,是吗。"叶修不置可否,但还是放下了腿,坐得稍微直了些,"你好啊,我就是一叶之秋。"

"!!!"

黄少天感觉自己可能要一口气上不来昏死过去。

叶修怎么会是一叶之秋??

看黄少天一脸崩溃的样子,叶修好心情地笑了笑,正巧这时点的东西到了,叶修礼貌地同服务生致谢,然后把柠檬汁放在自己面前,把放在盘子里的奶油泡芙推到对面:"喏,我记得你最喜欢吃这个。"

"谁、谁喜欢吃这个了!"黄少天打死也不愿意承认自己喜欢这么少女的东西,"而且你凭什么说我喜欢吃啊?有证据吗?没证据就别在这瞎逼逼,烦得要死的!"黄少天一下子就忘了对面这位是他交过心的好友一叶之秋。

"你告诉我的啊。"叶修喝了口柠檬汁,打开手机相册翻了几页,转过来给黄少天看,那正是黄少天告诉叶修一大堆关于自己的信息的截图。

夜雨声烦

·不是我说,你大半夜的发吃的干嘛??

·幸好我不怎么爱吃辣的东西

一叶之秋

·那你喜欢什么?甜的?

夜雨声烦

·对对对!

·尤其是奶油泡芙,你吃过吗?味道特别赞!给你推荐!

·喂你可不许认为我很那啥啊,我是真的因为好吃才去吃的!

"……"黄少天想了想,别过头把东西推回去,"你买的你自己吃啊,为什么要给我吃!"

叶修一脸理所应当:"我不怎么吃甜啊,你要是不吃的话这东西就浪费了。"

叶修低头看了眼盘中的奶油泡芙,不得不说,这家甜品店做得一盘好甜品,简简单单的奶油泡芙,柔软外壳呈现诱人的金黄色,由深到浅十分自然,侧面的缝隙中溢出了些乳白的奶油,再加上扑鼻而来的香气,连他都有点好奇这东西的味道了。

黄少天更是连连偷瞟,明显舍不得。

叶修发现了,重新推回去,黄少天又迟疑了一会儿,才本着"有人给不能不要"的心态接过去吃了起来。咬破奶油泡芙的皮时,唇齿间会充满奶油的香气,黄少天吃得很认真。有时的确很难想象一个成天闹腾的人会吃得这么认真。叶修坐在对面撑着下巴若有所思。

黄少天似乎感觉到了叶修的视线,一边吃一边扔来了个疑问的眼神,叶修挥挥手示意他继续吃。黄少天不明所以,还是继续低下头吃了。

吃完之后重新抬起头,就发现叶修不知何时拿出了一个小本子,用绘图铅笔画得飞快。

"喂!你在干嘛呢!"黄少天看了两眼,发现叶修画的是自己,一时也不知道该不该阻止——鬼知道这家伙画一张图要收多少钱!

叶修就在黄少天纠结的当儿画完了,撕下本子的这一页小心翼翼地夹进包里常带着的文件夹中,才放心地抬头,和黄少天对上了眼。

"……"

"……"

黄少天试图伸手去摸那个文件夹,被叶修抓住。

"干嘛啊?"

"我,你画的我都不准我看啊?"黄少天理直气壮。

叶修还真是认真思考了一下,正经地对黄少天说:"看是可以看,你别被吓到了。"说完才松开手,任由黄少天把文件夹拿过去。

黄少天一脸疑惑:"你是画了什么鬼默神泪的东西吗?"丝毫不认为自己说的话有什么毛病,黄少天翻开了文件夹,放在最上面的就是叶修刚画完的那张速写,画中黄少天低着头一脸严肃地啃着奶油泡芙。

"画得还挺不错,真不辜负你一叶之秋的名号。"以专业摄影师的视角来看,黄少天完全没有找出问题,足以见叶修抓角度抓得有多好。

黄少天一边感叹着一边翻开了下一页,然后就呆愣了好一会儿。

"我都说了别被吓到。"叶修倒是一脸淡定地喝着手里的柠檬汁,只不过在说话时把视线放在不远处店中小挂件上,可不是他一贯的作风。

黄少天心情不平静,当然没注意到这一点,他也跟着喝了口奶茶,连连翻了好几张过去,还是没能冷静下来,终于忍不住把文件夹放在桌面上,然后重复了刚见到叶修时的动作——拍案而起。

"我靠叶修你是不是有病啊为什么这里会有这么多我的速写?"黄少天握紧拳头一脸不敢置信,明显非常不满,"这些都是什么时候画的?我可不记得我有把相关照片po到网上过!"

叶修终于放下杯子,把文件夹拉过来,打开,里面的纸张散落下来,被他接住。

叶修从最下面一张开始,笑眯眯地放在黄少天面前。

"第一张,大一,学校新生欢迎晚会,你报名了一首歌,歌名叫《少年》(注1),全校观众都被你吸引了。"

画纸上简简单单的,没有任何背景,只有黄少天一个人,握着话筒,闭上眼沉醉其中。那时的叶修似乎画技还没有那么好,线条有些微的弯曲,但整体看来没什么大碍,黄少天就如画中那般,能轻易夺得任何人的目光。

"第二张,大一,军训结束的文艺汇演,你当着全年级新生地面跳了一个舞蹈,我到现在还不知道那个舞的名字。"

画中的黄少天保持着一个动态的静止,微长了些的发丝被汗水浸湿,向后扬起,带着些零散的汗水,充斥着少年的生机,他的每一个肌肉都带着力气,看得出来并不是经受过专业培训,但也肯定花了不少时间。叶修在画完后,轻轻在右侧留下了一个轻飘飘的名字:黄少天。

"第三张,大一,B市大型漫展,你cos了张起灵,还给自己取了个CN叫夜雨声烦。"

画中的黄少天手握黑金古刀横于面前,眼中流露出冷寂杀气,双腿微微弯曲,那是做好了随时进攻准备的姿势。锋芒毕露的少年总是充满魅力,叶修在旁边写了个"叶修",又轻轻划去,写了个"一叶之秋"。

"第四张,大二,摄影社做了宣传栏,你在旁边看自己的作品。"

黄少天微微俯身,伸手触碰着展板上自己的摄影作品,作品右下方的小字"夜雨声烦"都被他画得一清二楚,黄少天带着浅浅的笑容,那笑意是发自心底的,带着强烈的感染力,而在这时,才能清楚地看出他是个十九岁的少年。叶修留在这里的笔迹和之前的不同,应该是专门练过字了,他写了一行小字,那不是中文,也不是英文,而是……Je t'aime beaucoup.(注2)

"第五张……"

叶修一张一张介绍下去,对面的黄少天眼睛都直了,任谁也不会想到一个和自己关系差的同学居然会存有这么多张关于自己的速写。

"……所以说,你究竟是要干嘛?"黄少天心情复杂地垂着头摆弄那些速写纸,把它们按照顺序理好,递给叶修。

"所以说多学点东西很有用的。"叶修从这叠纸中翻出两张,指着上面的话,"Je t'aime beaucoup.我喜欢你。Je t'aime."他停顿了一下,抬头与黄少天对视,收了一贯嬉笑的表情,"是我爱你。"

写着"Je t'aime."的那副图是毕业典礼的时候,黄少天和那群人疯累了,就跑到学校角落的草坪上躺下来,闭着眼睛休息。这是难得的上了色的图片——大概是黄少天很少让他有机会上色吧——那是约下午五六点的阳光,不是很烈,照在身上总会有些暖暖的感觉,学士服的深色吸收了些光芒,却吸收不掉那股由灵魂深处存在的朝气。他是已经二十二岁的人了,却还是十八九岁的模样。

黄少天还是很不解,眉头紧锁,用手指按压有些发疼的太阳穴:"这四年来我们明明——!"

叶修阻止了他的话,他微低下头,仗着两厘米的身高差距,注视着黄少天,他说:"你是想说这四年来我们明明是敌对关系?"看着黄少天点头的动作,叶修表现出了无奈,"你啊,对这些东西还真是从来看不透。"

"你什么意思?是在说我笨还是怎么的??我警告你啊说话可要过脑子!不然小心引来不好的后果!!"

"我的意思是,我是真的喜欢你,很久了。"叶修抬起头,看向窗外,唇角勾起一个微不可查的弧度,"以前想着你是个直的,肯定没法和你在一起,那还不如让你用另一种方式记住我——哈,还真是有点幼稚——但是前些天我看到了你在微博上发的信息,你说,你从来喜欢的都不是女孩子,那么,我能争取一下吗?"

叶修转回头与黄少天眼神碰撞。他侧身背着阳光,烈阳没法照亮他的正面,只徒然地从他身侧洒进来,在身前的桌上留下模模糊糊的影子,他笑着,那是过分的自信,而他的眼神里,无论黄少天怎么寻找,都找不出自己之外的任何东西。

黄少天动了动手指,触碰着挂在自己身上的单反,指尖传来冰凉的触感,才猛然唤回意识,像是烫了手一样缩回来。

他突然想起了那些以为已经被自己遗忘彻底的东西。当年大一入校,他还像是个不良少年一样,染着带浅金色的头发,刚从篮球场上下来,还有些没散尽的汗气,脸上洋溢笑容,进高数教室的时候差点被认为是隔壁体育的学生跑错了地方。

"你好啊,"他找了个空位坐下,和左边靠窗的人打招呼,"我叫黄少天,你呢?看你的样子不太像是要认真学习的啊,难不成是艺体专业吗?诶你是哪系的?我是学摄影的!"

那人不说话,黄少天一脸疑惑地凑过去看,发现他正隐蔽地戴着耳机。

"……不想学也别这样嘛!万一被老师发现了多不好!"黄少天念叨着摊开书本,抬头看了眼老师的进度,一笔一划抄着笔记。

旁边探过来个脑袋,黄少天一惊,转过头,和他对视。

"噢,下午好啊,刚刚没睡醒不想说话,"他弯起眉眼,怎么看都是个阳光温柔的少年——之后的黄少天曾无数次为这个印象后悔——他说,"我叫叶修,是学美术的,不听高数是因为都会了。很高兴认识你。"

黄少天不知道为什么有一种想要一拳打过去的冲动,但很快又笑了起来。

一开始的他们关系很好。

可是究竟发什么什么,才变成现在这样?真的只是叶修说的那样,他在故意惹怒自己吗?

哪有那么简单!

明明是,他,听信了别人嫉妒谗言,开始怀疑叶修的为人,这才在以为"找到了证据"之后对他恶语相向,然后一发不可收拾,就算最后知道一切都是误会,也来不及了。

黄少天忍不住揉揉自己发疼的太阳穴,一时有点混乱。

"……"得不到黄少天的回答,叶修沉默了一会儿,大概是有些失落,还是强撑精神,"说起来,是不是过两天你——"

他的话被黄少天突然扑过来的动作打断,黄少天的表情有些难受,又有些纠结,他张了张嘴,却什么都没有说出来。

"少天?少天?"叶修担忧,"你怎么了少天?"

黄少天摇摇头,放开叶修,深吸口气,想了想刚刚自己的行为,:还是颇有些尴尬地咳嗽了一声:"没、没事……"

还需要说对不起吗?要是他已经忘了,自己却突然提起,是不是也不太好?

"有什么事可以告诉我,我什么都会听着。"叶修非常认真地与黄少天对视。

"你这人啊……"黄少天终于忍不住笑了声,"啧"了两下,摇摇头,转移话题似的,"说那么多干嘛?走了走了!"他拿起桌面上的两杯水,把柠檬水塞进叶修怀里,转身就走,没料被及时反应过来的叶修一把拉入怀中,他下意识开始挣扎,"放开我,你还拦着我干嘛?"

"你要走哪儿去?"

"……"黄少天想了想,"回家。"

"我也去。"

"我回我家啊姓叶的,你跟来干什么?小心我一招把你摔出去!你别不信,我可是练过的!"

"不怕,就算你摔了我,站起来拍拍灰照样啥事儿都没。"

"你干嘛要缠着我啊?你以为你是谁?"

"我是叶修。"

"……我有什么值得你喜欢的?你倒是说说看啊?凭什么我对你态度那么不好你还喜欢我??"

"你是黄少天,还不够?"

"……"黄少天挣开了叶修的怀抱,转过身看着他。叶修到现在也还是笑着的,就好像不管黄少天说什么他都不会变一样,也对,大学的四年,黄少天本来就已经说过够多伤人的话了,无论是无意中还是有意的。少年时总会年轻气盛做出太多让自己后悔的事,大概这件事就是这样吧。后悔了,却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去说。

"我很抱歉以前说了那么多狠话,你也会很难受的吧?"黄少天笑了笑,还是决定郑重地向叶修道歉,"但是,我不可能给你回应的,就算知道自己喜欢男人,我也没打算过这么鲁莽地就决定下来。"

"你可以有很多时间。"叶修似乎是暗地里松了口气,"我可以等你很久。毕业以来都三年了,七年都等过了,还怕这点时间?"

"你可别说了吧,"黄少天还是忍不住笑出来,"你难道还真想我是被你感动了和你在一起的吗?"

"那又有什么不可以的?"

窗户对面人家养的猫儿慵懒地醒来,舔舔爪子,又挠挠身上的毛发,站起来跳出自己的窝,一步一步地走着,尾巴向上立起,摇摇晃晃的,房子的那边猫儿的主人伸出手,揉了揉她的脑袋,而她也蹭了蹭主人掌心,发出愉悦的咕噜声。

"只要是你,怎样都可以。"

注1.特曼/萧忆情版,好听!!

注2."我喜欢你",网上找的翻译,如果有错请指出!

评论 ( 2 )
热度 ( 64 )

© 白邬骋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