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非痴汉√
非常介意无授权转载!!
主吃邱攻及叶all叶√
然而其实挺杂食,
纯食关注请谨慎谢谢,
被关了又取其实略有点伤心…
以上,欢迎勾搭ww
——
QQ2670806659扩列请带lofID备注w
贴吧@孤影残羽
微博@白邬骋丶


【叶黄】谜一样的攻略游戏(7)

前文劳戳tag!ww
字数:2355
很久没更了……争取少天生日结束前能写完吧emmm
其实这章特卡……希望后面别卡了再卡我就要死了(。

提示!本章大起大落!请注意!

————
暗恋了这么多年,心里的纠结都可以缠成厚厚的虫茧了,黄少天也曾想过被拒绝会怎样,或许连朋友都做不成,也或许按着叶秋的习惯,会装作什么都没看到,继续做这个"朋友";当然,他想的最多的还是可能的接受,叶秋这个人啊,如果喜欢,就绝不可能在对方已经告白的情况下放手,毕竟,黄少天用他机会主义者的身份担保,叶秋对他,不会是一点感觉都没有的。

但是,毕竟告白这事儿对他来说还是大姑娘上轿头一遭,就算把叶秋的消息点开了,他还是深吸了口气,才低头去看。

那标注着"一叶之秋"四个大字地名字底下,明晃晃地摆着他的回答,不是答应,也不是拒绝。这一刻,黄少天觉得自己这真是第一次这么讨厌叶秋话说一半的坏毛病!

君莫笑

·真巧

你说个"我也是"要死吗!要死吗!!

黄少天狠狠地瞪着手机上那一行小字,瞪着瞪着突然笑了起来,然后越笑越开心,为了不让可能从外面路过的队友们听到,他用力捂住自己的嘴,但还是让自己难以抑制的笑声传出去了一些。

怎么办?高兴成这样也许不太好呀。

但他有什么办法,根本控制不住自己了。

黄少天轻咳两声让自己平静了一下,点了点手机屏幕,故作镇定地发过去一行字。

夜雨声烦

·什么真巧啊?

那边非常迅速地回了消息。

君莫笑

·真巧,我也喜欢你

黄少天用手指用力压了压忍不住上翘的唇角,歪头看向不远处书柜上,那里持着战矛的一叶之秋与握紧剑柄的夜雨声烦并肩而立,火红与冰蓝交错,不是有句话叫做"自古红蓝出cp"吗,这话说不定也是有几分道理的。

黄少天眼中不禁盈满了笑意。

嘿,叶秋你这家伙,有什么魔力啊!

夜雨声烦

·非常不巧,本剑圣突然发现自己一点都不喜欢你了

·我爱你,叶秋

管他未来还有什么东西在阻拦,一起冲破就好!哪有什么可怕的!

黄少天抱着手机笑得开心,自信满满地给自己立了个超大的flag。

————

一定要说的话,无论是谁,安逸的生活过得久了,就会忘记些很重要的东西,而这重要的东西,事后回想起来,总会带来些不好的东西。

还不如永远都不要想起。

黄少天从梦中醒来,看了眼手机上的日期,居然离记忆中自己睡下过了又是好几个月,不禁有些茫然。不过没关系,这不是什么多重要的事。

已经到了夏休期,这应该是荣耀中职业选手出没最频繁的时候了。黄少天在回家见了趟亲人之后,就毫不犹豫地去打扰了叶秋现在所在的兴欣, 美其名曰作为战队代表来交流感情,实际上任谁都看得出他只想和叶秋"交流感情"。

叶秋其实这段时间也挺忙,兴欣才刚定下了些人选,开始准备重入联盟,带着一大批新人,几乎所有担子都他一个人扛着,想想就觉得累。可是黄少天对这些也不擅长啊,也只能尽量避免打扰到他,并且在需要的时候做一做陪练,帮他磨炼一下新人。

"啊,好累啊!"只待了两天,黄少天就在兴欣分出来的隔间中仰了身子靠在椅背上,"不行不行必须休息会儿!"他拉着叶秋的衣服,"作为我的对象怎么能不陪我一起休息呢!快陪我!"

叶秋也知道这是黄少天嘴硬,其实是心疼他想让他休息了,便也笑着揉乱了黄少天的头发:"好,那就陪你休息。"

黄少天对于叶秋总是揉自己头发这件事表示了绝对的不满,但也没多说什么,把叶秋顺手就拉到自己暂住的酒店里,扑在床上说什么都不肯起来。

"哟,怎么,少天大大这么容易就累趴下了?"叶秋还在这儿调侃。

黄少天顺手拽起一个枕头就往叶秋身上砸,被叶秋抱进了怀里,失了所有攻击力。叶秋把玩着手里的枕头,冲黄少天笑:"这难道是想玩枕头大战的意思吗?"

还没等黄少天反应过来,叶秋就凑近了些,锁住他的唇。

唇齿交融带给人的永远是尽兴的柔软,都说长期吸烟的人,与他人接吻会感觉到甜味,果不其然,叶秋轻易从黄少天口腔中捕捉到了一股淡淡的甜,那味道不会让人觉得腻,只会如罂粟般诱人犯罪。

于黄少天而言,则是另外一种滋味了。微微的苦涩由相接处蔓延开来,属于叶秋的烟味扑入唇齿之间,他有些不适地瑟缩一下,舌尖又被叶秋卷去,随着轻轻的吮吸而越发战栗。

逐渐习惯了就不再有影响,黄少天开始主动探舌和叶秋勾弄,未及吞咽的唾沫在唇角滑落也无暇顾及,渐至情深,黄少天便用手环住叶秋的脖子,将他拉得更近些。呼吸声近在咫尺,更近的是相吻时显得黏腻的水声。乘得一个间隙,黄少天深吸口气免得自己生出窒息的错觉,还没开口说话,就再次被叶秋封住。

"唔嗯嗯……!"黄少天轻敲着叶秋的后背,想要说些什么也再找不到机会,不由在心里感叹叶秋这是有多饥渴才激动成这样,全然不管自己也是一副火急火燎的样子。

终于,在唇面都麻了大半之后,两人才喘息着分开些许,叶秋低笑着将手指按在黄少天唇上阻止他即将开始的发言:"嘘,别说话。"

黄少天被吻得少了几分力气,听叶秋这样的话,翻了个大大的白眼,张嘴轻轻咬了口叶秋指尖:"干嘛呢干嘛呢,光天化日之下这是要做什么?"

叶秋任凭他咬着,抬起另一只手捏捏黄少天的鼻子,声音中全是笑意:"怎么,少天大大这么霸道,连碰一碰都要生气吗?"

黄少天的脸多多少少红了些,轻"哼"一声别过头去,看天(花板)看地(板)就不看叶秋。

叶秋也不在意,伸手轻飘飘掰正了黄少天的脸,收起了那调侃的神情,取而代之的是绝对的认真:"少天,我爱你。"

黄少天勾勾唇角,一句"我也爱你"就要脱口而出,却硬生生卡在喉间,恍恍惚惚地,眼前的叶秋似乎分出了残影,可那又和残影不同,分明一个眼睛是笑着的,一个眼睛是哭泣的。

瞳孔收缩,黄少天呼吸都凝滞了瞬间,感觉到不对劲的叶秋连连唤了好几声他的名字,才将他从那种诡异的状态中带出。

黄少天咬咬牙。他觉得那个散发着悲伤气息的残影非常眼熟,可就是怎么都想不起来。他狠狠揉着自己的太阳穴,任叶秋怎么阻止都无济于事。

然后。

他想起来了。

黄少天茫然地抬头,重新和叶秋对视。

他想起来了。

这是个游戏啊——

他捂着头,强行压制住那头痛欲裂的感觉,眼角红了一圈,也不被他留意。他几乎撕裂了干裂的嘴唇,用尽体力吐出了那句话。

"叶秋……

"你爱的,究竟是哪个'黄少天'?"

评论 ( 2 )
热度 ( 86 )

© 白邬骋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