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非痴汉√
非常介意无授权转载!!
主吃邱攻及叶all叶√
然而其实挺杂食,
纯食关注请谨慎谢谢,
被关了又取其实略有点伤心…
以上,欢迎勾搭ww
——
QQ2670806659扩列请带lofID备注w
贴吧@孤影残羽
微博@白邬骋丶


【孙哲平24h生贺21点】(邱孙)情起

邱非x孙哲平,安利超冷cping

希望喜欢w

大孙生日快乐呀!!

————

这日是个不寻常的日子,邱非一早起来,从小锻炼出的敏锐嗅觉就告诉他,院里漫着些血的味道,但是不算很浓。邱非走出房间时拿了防身的匕首,顺着味道寻去,正走到院中央,大门就被敲响。这声音有气无力的,而正巧,味道的来源也是那里。

是受伤的人吗?

邱非顿时加快了脚步,打开房门,扑面而来一股浓烈的血腥味,连见惯了伤者血的他也有几分不适,可想而知,得有多么可怕。

门外倚着门框靠着的男人举起敲门的手很快就失去了支撑坠下,他开口,哑着嗓子:"……救我……用什么做交换都行……"

他的眼神已经开始涣散,居然还能支撑站着简直就是个奇迹。医者仁心,就算邱非还只算是个半吊子,也少不了这样的本性,他连忙搀着这人进房里。

"别再说话了,先保住命要紧!"

…………

这个满身是伤敲开邱非家诊所的人——他自我介绍说他叫"孙哲平"——邱非和祖母倾尽全力才救回了他一命,就算看他身子骨是个习武之人,也是在保住命的三个多月后才能勉强撑着墙走走。

邱非挺好奇他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不过想了想谁都会有自己的秘密,便没有问,而是每天煎着药给他送过去。

"……是你救了我,我说话算话,你要什么?"

邱非没想到他会说这样的话,还真别说,他都不记得孙哲平说过这话了,想了想,他还是开口:"这样的话,不如以后过一过平稳的生活?这样跌跌撞撞的一身伤,不觉得很累吗?"

"可,我有不得不进行下去的理由。"孙哲平端着药碗一饮而尽,然后垂着头似是在打量碗沿的花纹。

"这样的话我也不劝你了,不过,既然你说欠我,那就向我保证,不滥杀无辜,不置自己于死地,可以吗?"

"好,我发誓。"

…………

孙哲平身体逐渐康复,但也没急着离开,按他的说法是,现在不是时机,他要对付地那些人现在藏在很难靠近的地方,还不如等时间到了再说。

邱非虽然也和每个同龄的少年一样,幻想着武者的故事,但毕竟也是个十七岁的孩子,离及冠都还有着好些年,自然是不怎么清楚。在医治之外的事情他就真如个小孩一样,死缠着孙哲平教他武功,孙哲平也发现邱非的根骨不错,就教了他一些基础。

转眼两年时间过去,邱非在孙哲平的指导下,竟是小有所得,孙哲平看他的进步速度,也不由感叹这世间真有"天才"二字,只可惜,邱非现在只一门心思赡养唯一的亲人祖母,没有去闯荡的想法,不然,也不知得有多少人被这少年惊艳。

这日,邱非刚去山上捡了些柴火回来,刚推开院子大门,就听到那厨房的方向传来了声不大不小的轰鸣,连忙扔下柴火赶进去,看是孙哲平在那里做出一副做菜的样子,这才舒了口气,随即做出副生气的模样:"孙哲平你在干什么!你是要炸了厨房吗?!"

"我……"握惯了剑的人拿着锅铲看着锅里一团焦糊,难得流露出了几分尴尬,"我,我想着今天是你生辰,所以……"

有个人愿意记着自己生辰,还打算给自己做饭做菜,说不感动是假的,但是看到锅里那一大团和旁边装菜的篮子里所剩不多的蔬菜,还是忍不住叹了口气:"好了,谢谢你啊,这次就算了,以后要是随便进厨房,下次你的饭菜里可说不定会多出些什么东西。"他勾了勾嘴角,孙哲平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显然是曾经被那"某些东西"吓到过:"好吧,我知道了,不过还是得祝你诞辰快乐。"

"谢谢。"邱非这次扬起的是发自内心的笑容。

…………

男子二十及冠。

及冠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仪式,根据不同家庭条件,各家会有不同的庆祝方式,但最少不了的一点就是束发。

发应该又最重要的人来束,大部分都是母亲亲自来做,只是邱非自幼父母双亡,只剩下了祖母,前些日子祖母也年龄太大生了些病,虽然不至于起不了身,但邱非还是建议祖母别太操劳,祖母问到束发的人,邱非想了想,就让孙哲平帮忙。

孙哲平自然答应了,及冠当日,吃过早饭,祖母撑不住去休息,孙哲平就坐在邱非身后,轻轻扯下他的发带,任由长发披散下来。

"为什么要选择我帮你束?关心祖母这一点可不够说服我,这两天她老人家状况还挺好的,本来也一心想给你束。"孙哲平一边问着,一边握住邱非的头发仔仔细细地梳起。

邱非从镜子里看到身后一脸认真的孙哲平,张了张嘴,最后扬起了笑容:"因为我喜欢你,是男女之情的那种喜欢。"

束发应是重要的人,除了祖母外,便是你最重要。

孙哲平手指一顿,没有说话。

…………

当晚,邱非刚脱了外衣,挂在一旁,就听见门被敲响,他打开房间门,外面站着也是一袭中衣的孙哲平。

"怎么了?有什么事?"邱非侧身让他进来,关上了门。

"是要告诉你一个消息。"孙哲平垂着头看一旁的地面,"我必须离开了。"

邱非习惯性微扬着的嘴角凝固,转而皱起了眉:"为什么?难道就因为我上午说过的话吗?"

"当然不是。"孙哲平叹了口气,从椅子上起身,站在邱非面前,"我怎么可能因为那种原因离开。是五年一度的武林大会就要开始,我要找的那些人一定会出现,这正是个好机会。"

"……"

"……我也不想走,但我必须去做。"孙哲平低下身来靠近坐在床上的邱非,"虽然在这时候说不是很合适,但,我也喜欢你。"

"我不需要怜悯。"

"我从不怜悯任何人。"孙哲平低下头去吻上邱非的嘴唇,生涩,但是没有丝毫迟疑。

邱非瞳孔放大了瞬间,手臂用力将孙哲平拉下来,一个翻身,将他压在身下:"孙哲平你给我听好了,等再见面时,就绝对别想再离开。"

相接的吻热烈如火。

…………

一月后,祖母去世,邱非换上孝服,为她守孝。

三年后,邱非换下孝服,配上一把剑,按祖母生前地意愿将小院卖掉,带上盘缠,孑然一身出行。

半月后,遇叶修,拜其为师。

两年后,又一届武林大会,不可不去。

…………

武林大会人很多,堪称人山人海,邱非紧跟在叶修身边,不时应答几句叶修兴起的提问。

突地,恍惚瞟过了熟悉身影,邱非不由停下脚步,侧头看去,是孙哲平。

五年不见没有分毫变化,也是应了那句习武者寿命延长。他被许多人众星拱月般围在中间,大概是不怎么习惯,微微皱了眉。

似乎是感觉到了邱非的视线,他拧着眉心抬起头来,往这方看,只顷刻,漾起了星点笑意。

邱非感觉自己心跳都漏了一拍。明明自及冠之后,已经数年没有见过他,有一句话叫做"时间能够消磨一切",可是于他而言,只会越来越思念。

大概是。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邱非笑了笑,与他不约而同地往前走了几步,邱非对着他点了点头:"好久不见。"


评论 ( 4 )
热度 ( 20 )

© 白邬骋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