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非痴汉√
非常介意无授权转载!!
主吃邱攻及叶all叶√
然而其实挺杂食,
纯食关注请谨慎谢谢,
被关了又取其实略有点伤心…
以上,欢迎勾搭ww
——
QQ2670806659扩列请带lofID备注w
贴吧@孤影残羽
微博@白邬骋丶


【末初生贺/末周】21:00——归烬

 @既末何初 

末初生日快乐!!

从所罗门里面抠了小段剧情把末初加进去了哈哈哈哈哈我也是服气自己

对所罗门剧情没影响哒放心吧w

并不是明显cp向,大概是单恋??

嘛,末初生日虐了虐末初啥的……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你原谅我吧qwq

小周我不知道,反正末初我是肯定ooc了哈哈x

以上!希望别嫌弃!ww

————

精灵一族寿命颇长,仔细算来几百岁根本不成问题,况且精灵所处地与外界多有隔离,生活得无拘无束,与自然融为一体,这才是精灵的"定义"。

精灵对亲情是非常重视的,所以除了精灵王外,普通的精灵只会生育少量子嗣,将他们捧在手心各种呵护——不说密林精灵那边,暗夜精灵王那少说三十以上的子嗣,凭着这皇子皇女的身份,也能得到极好的照料。

可周泽楷似乎就是那个异类。

精灵族五十算作成年,即意味拥有了自主权利,哪怕这时的他们外表看上去也不过人类少年模样,也无人敢小觑。

这时的周泽楷还不足五十岁,只保留着六七岁的外表,由于各种缘故吧,话很少,身旁除了几个导师和侍从外,再无其他人,甚至,身为一名皇子,至少至今为止,他从未亲眼见过他那"父王"。

就像被抛弃了一样。

"尊敬的第十三皇子殿下,"侍从做出一副尊重的姿态,可眼神中没有丝毫对周泽楷"皇子"身份的憧憬,"吾王令你进入禁地洞穴……"


"去寻一样东西。"


周泽楷打着火把,抬头看那比他身体大了不知多少的入口,入口处星点晶石,闪烁着,倒是有几分漂亮。

周泽楷听说过这个洞穴,但也只限于传闻,没有太多了解,只知道洞穴口有一个结界,禁止了一切五十岁以上的成年人进入,这大概就是父王派他来的原因吧。

周泽楷伸手触碰那若隐若现的结界,没有丝毫滞凝感,轻而易举穿透而过,他向前走,任由结界的冰凉穿透全身。

他不知道自己将遇见什么,面对什么。


一滴。

两滴。

源源不断地流下。

满含腐蚀性的液体从那缝隙中滴落,周泽楷用魔力覆盖于周身,却起不到丝毫作用,那液体大概是足以致命了,哪怕是从皮肤近处擦过,也留下火辣辣的灼烧感,液体的力量大概不只是作用于身体吧,又或者是产生的错觉,周泽楷的灵魂也体会到了撕裂般的疼痛。

握在手里的火把早在第一滴液滴落在身上时就从手中脱落,不知滚落在了哪里,又失去了所有的光辉,好在周泽楷的夜视能力很不错,勉强能够看清前路,只是那路太长太深太远太难触及,又太绝望。

周泽楷从未心生退缩之心,姑且可将其归功于骨子里的傲气,他迈开步子,强忍着疼痛前行。


为何先祖有本事将洞穴覆盖结界,却不同时禁止未成年的进入?就不怕误入致死吗?

为何精灵王要执着于这里的一个物什,让他来取,却不告诉他任何原因?

为何精灵族的地域有着这样的洞穴,精灵族这么多年却为将其成功探索?

为何这里会有如此诡异的液体,竟丝毫无法阻挡?


周泽楷一步一步朝前挪动,眼前恍惚不可视物,天生而来的强大康复能力不知在濒死时救了他多少次的命,只是失血过多,实在有些难以承受。

他的身上已经几乎很难见到一块完整的皮肤,处处都是坑洼的痕迹,连头发也已经被这液体烧得残破不堪,更何况是那被精灵们称作"精灵的脸"的容颜。

然而。

再一步……一步……

前方有谁呼唤着他,脑海中也有谁催促着他的前行,那是源自灵魂深处的声音,是不可忤逆的向往——即使,他也不知道自己究竟为什么不肯离去。

只一步。

终于进入了目标所在地,暂时安全。

周泽楷瘫倒在地,大口喘息。

好不容易缓过起来,恢复了视觉,周泽楷从地上勉强爬起,往前方看去,呼吸瞬间凝止。

"你……是什么人?"他的声音嘶哑。

"我?"那身处黑暗中的人影似乎动了动,蔓延而出的声音辨认不清性别,周泽楷脑子里一下子只能蹦出"好听"二字。

那人影笑了笑,笑着笑着开始咳嗽,好一会儿才缓过来。

"我是谁?

"我来自天堂,我坠入地狱;

"我明彻万物,我了然天地;

"我生于世间毁灭,亡于洪荒复苏;

"我是结束,我是开始。

"你可以唤我'末初'。"


那是有些晦涩的发音,与当今大陆通用语有些相似,在细节上却也有不同之处,周泽楷稍微迟疑,开口:"……末初?"

周泽楷向前挪了几步,在浅白色的光晕中看清了那人模样。

他身着灰色的长礼服,坐在粗陋的石椅上,看那神情却恍惚如端坐王座,礼服上点缀着些黑与白,精细的布料上绣着看不清花样的暗纹。他的皮肤白得不似生灵应有,长发披散下来,从石椅扶手上直滑落到身侧的地面上,灰色的,比礼服的颜色深上一个色度,又比双眸亮上一个色度,也似乎是由虚无构成的,是真的连性别都无法分辨——又或者,他本就没有"性别"这一东西——但哪怕是在以美貌闻名的精灵族,他也绝对是王那个级别的容貌,甚至更甚一筹,那种极致,任何爱美之人都将不由为止震撼。

与之相比,周泽楷这狼狈模样简直是云泥之别。

"……我叫周泽楷。"周泽楷看入末初的眼睛,丝毫没被他那无意识散发出来的气场威胁,"这任暗夜精灵王的子嗣。"

"不过是个小孩子罢了,"末初微微侧身倚在扶手上,周泽楷这才隐约看见末初手腕上如蛇般封锁的金属链,上面写着古老的文字,周泽楷还不能辨认,"怎么,什么时候精灵族对自己的孩子都这么心狠手辣了?"

周泽楷不说话,末初似乎也没指望他说话,只伸出手招周泽楷过去,铁链的声音哗哗响着,周泽楷投出疑惑的眼神,末初扬起一点嘲讽。

"你是在好奇这东西吗?"末初举起手,给周泽楷看,"其实也没什么,一个禁锢而已。"

周泽楷伸出手,试探着触碰,指尖习惯性带着点的魔力翻作百番击回,让他在不慎之下后退两步,身上本就很重的伤再次加深,一下子跌倒在地。

末初挥了挥手,一股灰色力量涌出,覆盖在周泽楷身上,顿时将他的伤势减缓不少。

那种力量,不属于魔力的范畴。

周泽楷更加迷惑了。

"周泽楷是吧?以我的年纪叫你一声小周你也不亏。"他指指不远处一个可以坐下的地方,"愿意听我讲一个故事吗?"


故事的主人公是一个伴随天地而生的孩子,他天生有着非常强大的力量,只是不会加以运用,好在那时的生灵大都有着温柔的本性,孩子从来都没有警惕的意识。孩子能活得很久,许多年过去都没有成长分毫,有些人开始察觉到这一点,便向他打听原因。

他自然知道自己不老的原因,好友们这么一问,他就将自己知道的一切尽数说出。关于他的身份,他的能力。

他应运而生,或者说,他就是命运本身,他掌控创造与毁灭的力量,掌控着所有生灵。

终究还是他忘了初生时耳旁那句话,"任何生灵都不可付绝对信任",然后他就吃了亏。

最先动手的是贪婪的亡灵,他们动用暗地里的手段将他的力量削弱,让他由无人可敌到了可以通过一定计谋打败,亡灵结合了他们的本源,人类,再搭上强大而又自傲的龙族,向他出手。他狼狈不堪,逃进了精灵的领地。

当时的精灵王听说了他的情况,毫不犹豫决定帮他,另外几族也出于契约的影响,没有对精灵族动手,而是侧面施压。

可惜,被背叛了一次的孩子并没有意识到背叛的潜在可能,直到他陷入了一个巨大的陷阱。精灵族从他口中探听到他的力量可以被容器储存,被他人运用的信息后,和另外几族达成协议,将他束缚起来,作为能量的提取,他服下含了特殊药物的食物,然后没了反抗的能力。

他被关起来了。

很长时间,他的力量被周围特殊的阵法提取,散发到各处,听说后来精灵为了独占力量,和其他几族大打出手,凭着抢来的力量夺得胜利。他们将一切封印了,这一切只有每一任的王才能知道。


"这一任的王还没有选出吧?你那暗夜精灵王父亲,估计也只是冲着力量来的。"末初慵懒地按揉着自己眉心,"嗤,贪婪本性。"

周泽楷低下头沉默不语。他不愿相信这些是真实发生的,可是,可是啊,那发生在他身上的又是什么呢?

"你瞧瞧,"末初倾身过来,细细看着周泽楷的容颜,"是不是很熟悉?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对吗?小周……或许,我该称你'阿加雷斯(Agares)'?"

"……阿加雷斯?"

由灵魂深处透露出的颤栗,那是生存的挣扎,是命运的抵抗,是神言的虚假,是不死的妄想。

那是,他最真实的名字。

阿加雷斯。


末初笑笑,伸手抬起周泽楷的下巴:"你还没有觉醒,还未唤醒属于你的一切。不过放心,快了,已经快了。'阿加雷斯',那是你体内魔神力量的来源,或者说,你就是他。"

末初眸色微暗,似乎想起了什么,又勾起嘴角,笑容带着股冷意,又或者是不知源头的豁达,种种繁复交错在一起,周泽楷呆滞着,像是被末初的话震撼。

"放心,他很快就要苏醒了。"

末初在周泽楷身边耳语,低哑如诡蛇呢喃,唇齿碰撞出孤独魂魄。

"若你想将他们毁灭,只需祝他们'永世安康'即可。"


只可惜你不会。

末初突地低笑出声,在周泽楷略带诧异的眼神中戛然而止。

"还没有问你,暗夜精灵王让你来做什么?"

周泽楷想了想:"他让我来取一件东西,是一枚充满力量的白宝石。"

末初扬起嘴角:"你是说它吗?"

周泽楷睁大双眼,看着末初所指的方向。

——该用如何的词语去形容此时心境?不可思议?震惊?难过?后悔?

或许都不是。

那是属于同类的哀鸣。

那是末初的眼睛。

他原本被额发遮挡的右眼。

那是,充满了力量的……白宝石。

周泽楷一眼就能看出,那是末初还未曾消散的最后凭借。

"拿走它吧。"末初喟叹一声。

他知道自己的力量本源究竟多么适合眼前这精灵少年,他完全可以用最后的力量,让自己的本源只认可他。

这样就足够了。

他已经在世间存在太久了。


"为什么……?"周泽楷不解地发问,"明明……你会死的……"

末初眸色一凝,兀地大喝:"阿加雷斯,何时变得如此脆弱!"

周泽楷一怔,伸出手去,轻轻接住了那枚恰好掉落的白宝石。

末初终究没能狠下心来让他自己动手。

"你该走了。"

他下了逐客令。

那少年沉默地握着白宝石,一步一步往外走去,本已在末初力量下恢复不少的伤口只消片刻就在入骨的液滴下一片狼藉。

他再未开口呢喃过任何一声"疼"。


这是一切开始之前的故事,他却已经迎来终结了。

"我来自天堂,我坠入地狱;

"我名彻万物,我了然天地;

"我生于世间毁灭,亡于洪荒复苏……"

他的声音突地有些哽咽,可早已枯竭的身体流不下丝毫泪来。

"我于笔尖书写一切,却降临在未提及的故事里;

"我用漫长的生命寻找未来,却在故事开始的一颗陨落;

"我为一人而来,好在最终算是助他一力;

"我……"

身体已经再承受不住,由足尖开始化作微光,他似乎产生了幻觉,徒然伸出手去,触碰着光尘。

"周泽楷,"他一字一顿,"我祝你……"

依稀是那精灵少年带着浑身伤口质问"你是什么人",又自我介绍"周泽楷",又是成年模样的他,噙着笑意,是倾倒众生的模样。

最后几个字模糊在空气中,恰似灰飞烟灭的光景,连带着古老铭文的锁链,一同化作星尘,什么都没有留下。


"我是结束,我是开始。"

我的结束,你的开始。


"你可以唤我'末初'。"


评论 ( 8 )
热度 ( 27 )

© 白邬骋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