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非痴汉√
非常介意无授权转载!!
主吃邱攻及叶all叶√
然而其实挺杂食,
纯食关注请谨慎谢谢,
被关了又取其实略有点伤心…
以上,欢迎勾搭ww
——
QQ2670806659扩列请带lofID备注w
贴吧@孤影残羽
微博@白邬骋丶


【叶黄】战役

@叶攻小队萌哒哒活动组
补八号。非常抱歉orz

这个梗类似的似乎写过很多次了(。)然而我依旧乐此不疲x
  ————
  1
  没有人天生就喜欢杀人,在战场上活下来的刽子手都曾经历过痛苦的挣扎,鲜血浸染衣襟,敌人颈部割裂在剑刃溅起血花,或是脑浆迸裂粘在皮肤上带来黏腥触感,总是会让人心生不安。
  尤其是本就出生在这个对这样的杀戮忌讳极深的土地上,日积月累地,受到那些潜移默化的影响,作呕反胃让鲜血映入眸子里如刀割心脏比死去的人还要痛苦,就像那死者的亡魂附在身上意图将人一起带去深渊与他共同灰飞。
  黄少天是抢先在同龄人之前适应了这一切的人,一把长剑泛着寒光冷面取敌人首级也面不改色,千人群中毫发无伤而过,甚至遇上困境浑身伤痕也毫不退缩逆境取胜,他的实力不容置疑,可以说是远超了许多原本的战神,成为了新的顶梁柱,甚至被许多人附了“一剑霜寒十四州”的称号,而他值得这一切。
  谁都知道。
  而叶修与他稍有不同,叶修父母都是战场上下来的人,从小他便看见过太多的死亡与别离,以及母亲附在他的耳畔轻声告诉他的那句话,那句让他记了许多年的话——唯有血与火中并肩走出来的感情才最可信,其他的,一概虚假。之后独自一人在部队里闯荡这么些年他也知道这话说得过于绝对,但也正是这么多年见过了太多与父母一样从血与火中走出来的恋人们,他也更明白那种感情的忠诚。
  他便也遇上了黄少天。
  那日提着战矛挑落敌首,矛尖碰上剑刃叮铃脆响,两人视线瞬息相对而又很快分开各自追逐自己的目标,矛上剑上全是鲜血,无需言语身后便能交付守护,弃了防御心思战力突升让那敌军节节败退,一人收矛而立,一人收剑归鞘,两人重新靠近了些。
  “叶修。”
  “黄少天。”
  
  2
  与一个互通心意的同伴并肩战斗的感觉如何?
  叶修只能说,太棒了。
  两人没有谁攻谁守的区别,只凭了那凌冽的攻势互补逼得敌人没有缝隙可钻,没有任何人是完美的,但两个人的配合可以做到无限接近于完美。
  矛补剑漏,剑斩矛错,矛色剑光交叠之处只溅起敌人血花,项上人头沉闷落地,惊恐神色未褪去已刻成永恒,而造就这一切的元凶,已无情转向下一位敌人。
  说他们无情或许是对的,两人多年征战下来手上人命总和上万也还是保守之数,普通士兵一招毙命,强些的敌人就几个来回用伤换命,他们这种不要命的打法引得了许多人的惊异,要知道哪怕伤口可以愈合,也总会留下浓重的疤痕,更何况,任何的旧伤都可能对实力的发挥造成极大影响,上级也曾强烈反对,甚至将他们扣下,两人也都默契地一声不吭。
  僵持之下总有一方妥协,上级舍不得强大战力,让他们重回了战场。
  有人曾问过他们为什么要这么不要命地去战斗,叶修说“只有不要命的才会不怕任何危险,国家需要的是这样的战士,我也想这样做”,而黄少天的回答是“不要命吗?我觉得这样做正好是惜命的表现呢,你想想看,不去尽全力斩杀敌人的话,死了的不就是自己吗?”
  没有人能够反驳他们的说法,因为那再正确不过。
  直到叶修伤势过重影响肢体能力,骁勇的战神只能退居二线走向侧翼,将前线留给了黄少天和其他后起之辈。
  “后悔那么拼命吗?”
  “后悔?这样不是挺好吗?”
  他尝过了火与血的锋芒,现在开始品尝沉重的守护,这两种滋味或许有很多不同,但是,对他而言,都是足以铭记终身的刻骨。
  
  3
  一战结束,黄少天从战场上下来,全然不顾旁人的眼神撑着平静外表回了营帐,身上血渍有些恶心,但他也只是疲惫坐在椅子上,任由血液滴下污浊地面,他抬手揉了揉太阳穴,将自己的佩剑随手甩在桌子上,便稍微放松了身体倚在椅背。
  不一会儿叶修就推门进来了,他看黄少天的样子忍不住笑了笑,但在正面战场待过多年的他自然也明白正面战场的战斗有多激烈,他便取了热水打湿毛巾擦拭黄少天肩颈处,让他稍微放松放松。黄少天迷迷糊糊抬手抬腿配合他褪去全身衣物擦拭浑身血迹,待得热水被染红了一次又一次才彻底干净。
  “好家伙,你这可把我累死了。”叶修把黄少天扔进被子里裹起来,自己也坐在旁边休息一会儿。
  此时黄少天清醒了不少,笑了笑便伸手拉过叶修在他唇角烙下一吻。在战场中缔结的情感或许比普通人的坚固太多,纵然是同性之间,也并不缺少相伴至死亡的觉悟,更或者该说,正因为是同性之间,才比普通人明白更多。
  叶修也半伏身体微侧了身和他拥吻,唇舌交缠有唾沫未来得及吞咽顺着唇角流淌,滴在衣襟晕开一片深色,黄少天身上的衣物早已在之前叶修清理时尽数除去,被褥半遮对叶修来说不起丝毫作用,这令他忍不住轻声吞咽唾沫,以抑制自己逐渐苏醒的欲望。黄少天看出来了,也难得没有废话,将叶修拽着衣领拉到床上。
  “磨磨唧唧什么呢,叶修,莫不是转战侧翼让你变得娘们兮兮的了?”他笑着扯开叶修衣物,去吻他的喉结,舌尖舔舐这人体最敏感的部分之一,引诱着他的失控。
  外表纯粹的人心里可能藏着一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当他遇见自己舍不得杀的人时,就会将他拽入地狱一同堕落,还让那人心甘情愿。
  他们都是这样的恶魔。
  
  4
  叶修不记得他们心意相通后做过多少次,只记得大都是在战场上下来之后精疲力竭时做的,用热水浸泡身体本该带来困倦却在接触后燃起火热,爱意浸润不是贪图那肢体交缠的快意,而是通过体温的拥抱浸染撕咬的鲜血来冲淡手上亡魂带来的不安。
  为何不安?因为亲眼见到同伴亲人撕心裂肺的哭泣,便突然想起,若那些敌人的父母——不,这种东西是不能想的,它会使人变得脆弱。于是理由被埋葬,不再开口诉说一切,只留两人明了彼此心思,不听不看不说却知道,用剑与矛逼迫着彼此坠得更深,永世不可新生。
  接受了黄少天的引诱,叶修一掌推开黄少天迫使他不得不循着力道仰躺在床上,唇齿撕咬扯开他唇面颈侧留下玫红和着血迹,从胸前一路吻到腰侧敏感部位一寸不落,喘息低吟交织不顾夜晚繁星携着浓墨将光芒覆盖,点燃的灯火无意中熄灭只在黑暗中接触彼此,距离拉近呼吸喷在耳廓染起浑身暖意,后背划起红色痕迹血色残留指缝之间,肢体纠缠将滚烫欲望互相倾注。他们在床榻间压低了声音诉说任何事情,没有人听得见,除了他们彼此,但他们通常什么都不说,只用力去靠得更近。
  每次结束后他们汗渍淋漓并肩躺着,笑容肆意不顾任何可能面对的血雨腥风,疲惫不堪任由睡衣侵染他们理智,窗外繁星闪烁催着眠意,于他们而言这一刻相处充满着战场硝烟与血色,是最脆弱也最坚固的陪伴。
  被子下他们双手紧握。
  
  5
  叶修想,他这辈子最幸运的事大概就是在战场上立下赫赫战功,并且遇见了黄少天。
  黄少天也想,他从不后悔冲动地伸出手向叶修这个家伙索一个吻。
  他们是在战场上的情侣,在这战役中将彼此血液交织拥有新的生命,并且将生死交付彼此手中,向前方冲刺。
  没有人天生就喜欢杀人,但他们会为了自己所爱之人转身成为一个刽子手。抬矛,举剑,凌冽目光将一切撕碎,去铸造胜利的前锋。
  
  —end—
  

评论
热度 ( 26 )

© 白邬骋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