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非痴汉√
非常介意无授权转载!!
主吃邱攻及叶all叶√
然而其实挺杂食,
纯食关注请谨慎谢谢,
被关了又取其实略有点伤心…
以上,欢迎勾搭ww
——
QQ2670806659扩列请带lofID备注w
贴吧@孤影残羽
微博@白邬骋丶


【邱非生贺07h/邱黄】朝凤

  鸟拟。啄木鸟与黄鹂,百鸟十年一朝凤。

  

  1

  人们,啊不,鸟们都说,早起的鸟儿有虫吃。

  黄少天抖抖自己羽毛,跳了几下到窝的边上,抬头透过树叶的缝隙隐约看见了晨日的阳光,便愉悦地发出几声叫声,扑腾着翅膀往外一跃,身体骤然变大化作人形带着笑容向下坠落,又在接近地面时变回原形抖抖翅膀安稳落地。

  又到早上啦!

  他合拢翅膀重新变成人形,拍拍裤腿粘上的几片落叶,左右瞧瞧,抬手任由另一只鸟在手指上轻轻一啄,看它飞上高空去了,也笑出声来。

  “不错啊,小家伙也离化形不远了,加油,也许下一次朝凤你也能一起呢!”

  百鸟十年一朝凤,这是鸟界千万年以来的规矩,也是每一名化形了的鸟的荣幸。只可惜鸟类化形的概率太小,可能一个森林只有一个,孤孤单单的,再加上化形之后就不用进食了,便更是无聊了几分,所以化形时间长了的鸟,要么变得沉默,要么就自言自语习惯了变得话很多。

  非常遗憾的是,黄少天是后者。

  “啊说起这个小卢也要化形了啊,这一届的朝凤在半个月之后,我们这边飞去天上也要三四天,希望小卢能在这段时间内化形完成吧,不然就还要再等四年,那就太遗憾了。”

  黄少天嘟嘟囔囔着,随意找了一个方向拨开挡路的树枝往前走去。

  “也不知道小卢找吃的找到哪里去了,快化形期间很危险的我又不是没和他说过,啧啧啧不乖的孩子是要被批评的,等找到他了要好好训他一顿!”

  

  2

  这是邱非的第一次朝凤,而且是在没有任何长辈指引下的朝凤——要说指引的话大概也有,如果叶修前辈离开之前往“天”的方向指了几次也算的话。

  那可是三年前的事情了,为了避免出错他专门提前了很久出门,要知道如果错过了朝凤,可是会遗憾许久的,哪怕下一次朝凤赶到了,也不能祛除那种遗憾感吧。

  而眼前这个森林挺大。邱非以人形在森林里慢慢走着来找路。有鸟叽叽喳喳飞过,落下一两片羽毛沉在落叶之间,消失了痕迹。

  当邱非注意到那只正在化形的鸟时已经有点晚了,没有长者的助力使得他非常艰难,但邱非并不熟悉他,也不敢乱动手帮忙,在原地转了两圈之后冷静下来慢慢巡视周围替那个小鸟排除危险可能。

  “啊……”

  听到这样的声音邱非迅速转过头去,看见化形成功的小少年揉着脑袋一脸不知所措,便稍微靠近了些,替这个还不会给自己变出衣服的孩子披了件外套。

  “你是谁……?”他抬头看见邱非提出了自己的疑惑。

  “我叫邱非,是路过这里准备朝凤的。”邱非轻轻揉了揉他的头以示安抚,“身体有没有哪里不舒服?要化形了身旁就没有长辈的吗?”

  “嗯……我叫卢瀚文,没有哪里不舒服的。”卢瀚文挠了挠头,“黄少是有说让我待在他身边小心一点,但是我一不小心就走远了……”他的声音越来越小,显然是知道自己这样擅自的行为是不对的。

  邱非本能地很想批评他一顿,但是他毕竟不是这孩子的抚养者,没有这个权利来说三道四,于是他只能叹口气:“庆幸你运气好吧,不然还不知道会怎样。”

  卢瀚文乖乖点了点头,然后笑着说:“谢谢你了,哥哥。”

  邱非还没开口说什么,就听到远方传来一声大喊:“小卢小卢小卢小卢你怎么样了?你没事吧?我都说了多少次必须待在我身边你怎么就不听呢!”

  邱非转头看去,是一个有着金黄色短发的男人,看起来应该已经完成化形很多年了,是一个前辈吧。正打算开口打招呼,便见他扯下颈上项链在手中化作一把泛着冰蓝光芒的剑,抬手便是狠厉的招式攻来,迫于无奈,邱非扯下耳垂上的耳钉拉伸为一杆长矛,挡在身前,抵住这次攻击。

  真是个脾气暴躁的……前辈啊。

  

  3

  经了卢瀚文一番解释黄少天才反应过来自己攻击错了人,有些尴尬地咳嗽了几声:“那个……对不起啊,你也知道,近几百年来人类也开始有异能了,和化形的鸟越来越像,我担心你是那些冲着化形完成的鸟身上的宝贝而来的人类,所以……”

  “没关系,可以理解的。”邱非笑了笑,将长矛收回重新戴在了耳垂上,朱红的色彩配上银色边框和长矛御战的配色相似,他特意注意了黄少天的那把剑,蓝色光晕,剑柄的蓝色宝石,银色项链包裹蓝色水妖泪,这样的搭配他听说过,“你就是黄少天前辈吗?我听叶修前辈提起过你。”

  叶修是鸟界最先化形的那批鸟之一,也是最接近凤的存在,他是唯一不会朝凤的鸟,大概因为只要他想,他就能见到凤,所以没什么可稀奇的了吧。他常在世界各地游玩,认识了许多各处厉害的角色,眼前这个黄少天就是其中之一。

  用剑的王者,足以令人敬佩的存在。

  黄少天愣了一愣,上下打量了邱非几眼:“难道你是叶修那家伙的被指引者?也对,你用矛这么厉害是和他学的吧?不过你的打法和他也有区别啊,要知道他每次和我打的时候balabalabalabala”

  邱非面无表情地听着黄少天说的话,一边在心里第一次觉得叶修对人的负面评价还真有正确的地方。

  ——那个黄少天简直吵死了,一张嘴就叽里呱啦的听得鸟都要死了。

  叶修说这句话的时候脸上难得展露出了某种大概叫做“生无可恋”的表情。

  “那个——!”邱非不得不抬高了声音打断黄少天已经从叶修和邱非战斗风格的区别偏离到叶修打架时的猥琐风格眼看就要往叶修这个鸟在各地鸟们口中的传言故事上偏离的话题,开口提出自己的问题,“叶修前辈离开之前只给我指了一个大致的方向,想请问一下黄少天前辈,这个方向去天上是不是对的?”

  “对的,当然是对的,”黄少天笑了笑抬手搂住邱非的肩膀,另一只手也搭在卢瀚文肩上,“我们这边已经很近了,距离朝凤还有一段时间,要留下来休息几天吗?”

  邱非想想自己除了朝凤之外也没什么事可做,就干脆点了点头,同意了。

  

  4

  “小邱啊,我还没问过呢,你原形是什么鸟啊?”黄少天突然好奇提出了这个问题,“我和小卢都是黄鹂。”

  “啄木鸟。”邱非转头看了他一眼,就给出了答案,“黄鹂啊,挺不错的。”

  “是吧?经过这么多年这么多新生化形鸟类的研究——当然,不是我研究的,我没那个耐心——黄鹂是化形后最适合剑的,你瞧,小卢对剑的使用短短时间就提升了很多呢。”他对着下方卢瀚文练剑的地方点了点下巴,“不过啄木鸟似乎更适合刀?你为什么当初会用矛?”

  “刀吗?我用过,不习惯。”邱非摇了摇头,“哪怕那是研究出来的结果,也不排除特例不是吗?第一次握住矛的一瞬间我就知道我最适合的武器就是她了。”

  “命中注定一般的感觉吗?”黄少天笑了笑,在枝丫上侧了侧身,让腿也落在枝上,一腿竖起一腿横贴枝干,手肘支着膝盖让手背轻轻贴着下巴,另一只手无意识把玩着自己的项链,稳稳当当地坐在那儿,“这种玄之又玄的东西有的时候是真的搞不懂,但它似乎真的存在,无时无刻不在宣誓自己的力量。”

  邱非侧头看着黄少天,看阳光从他身后枝丫间照射进来,落出了偏暗的光影,稍稍有些模糊,而又矛盾地清晰,总有一种无法用言语来描述的……美感。他想了想,这才开口:“嗯,这种被掌控的感觉怎么想怎么厌烦,但有的时候偏生又是庆幸得不得了。”

  “对啊,”黄少天一拍大腿,“我现在都还在想,当初遇见叶修那个家伙究竟是我运气好还是运气不好?如果这是命中注定的话我都不知道该讨厌命还是喜欢命了。”

  “诶?我以为你非常讨厌叶修前辈来着,提到他你语气都变得不好了。”邱非对此表示了惊讶。

  “谁让那家伙那么嘴贱,天天冲着最不想提的方向刺,谁能不讨厌他!但是,他这个人当兄弟的确是好得没话说啊,或许是人格魅力?我不太懂这些东西,但是,真正和他接触过的人,都不会真正地讨厌他吧。”

  邱非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好了,说这么多乱七八糟的干什么,”黄少天猛地站起来,不管树木都有了些摇晃,握紧自己的项链向邱非露出一个挑衅的笑容,“之前小卢拦住了没继续打,我觉得你的实力挺不错的,怎么,要来再打一场吗?”

  邱非也笑了笑,站起来,取下自己的耳钉:“乐意奉陪。”

  

  5

  时间总是过得很快,很快就离朝凤还有六天了。

  “我记得你说过你们这儿上天需要三四天左右?”邱非指出了这一点,“做什么事情都要留有一定的周旋空间,更何况小卢的基本战斗训练也勉强看得过去,也该出发了吧?”

  黄少天定定地看着邱非好一会儿:“明明是叶修那家伙带出来的,性格怎么能差得这么多!”不过他也没拒绝邱非的建议,毕竟这是很有道理的——虽然,在有黄少天这一层次的鸟在队里的时候,出现意外的情况约等于零。

  三鸟什么都不需要准备,就带上自己便一路前行。

  黄少天所在的这个森林距离“天”是真的很近,人形步行一天左右就到了入口,三鸟稍作休息化为原形依次进了入口,沿着唯一的一条路往天上飞去。

  “是不是很紧张?”黄少天一边飞一边在邱非和卢瀚文身旁绕一绕,“第一次都这样,习惯了就好,凤的神姿远远看一看就觉得很厉害,整个天都是她建造起来的我知道这一点的时候也是惊呆了呢,他们都说凤可能是目前最接近神这个层次的了,无论是鸟界或者人类或者其他什么生物,都是她最强,哪怕叶修号称和她最接近的,恐怕也只有她不到一半的实力吧。”

  邱非在心里暗自记下这些话,抬眼看了一下还远到根本看不清的“天”,便转头盯着黄少天不转视线。

  “嗯?小邱怎么了?”发觉了邱非的视线,黄少天转过头来和他对视,黄鹂和啄木鸟两种鸟类体型相差并不算大,但色彩上的比较就莫名有一种邱非更加成熟的感觉。噢天哪,他为什么会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没什么,就是很好奇,天上是怎样的。”邱非这样回答着。

  “嗯……这个不好讲啊,还是保持点神秘,自己亲眼去看好了。要知道,像天这样令任何看见的鸟都会深沉地爱上的美色,是无法用言语去描述的。”黄少天扑腾了几下翅膀,也的确是不知道怎么讲了。

  “令鸟爱上的美色,就无法用言语去描述?”邱非愣愣地这样问了一句。

  “啊?”黄少天也有些没反应过来,“应该是这样吧,既然爱上了,就是怎样的语言都无法描述的才对。”

  “原来如此。”邱非点了点头。

  脑中浮现的是那日树枝上横坐的人的姿态。

  着实是无法用言语描述呢。

  邱非抬头,看着那越来越近的“天”,微微屏住了呼吸。

  那该有多美呢?

  

  —end—


评论
热度 ( 17 )

© 白邬骋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