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非痴汉√
非常介意无授权转载!!
主吃邱攻及叶all叶√
然而其实挺杂食,
纯食关注请谨慎谢谢,
被关了又取其实略有点伤心…
以上,欢迎勾搭ww
——
QQ2670806659扩列请带lofID备注w
贴吧@孤影残羽
微博@白邬骋丶


【邱乔/200fo点文】岁月无恙

@请问您今天要来点千璟吗?   妹子的点文。
希望喜欢【比心】
怎么感觉最近的短篇大都写得挺长x
喜欢的话给个小红心小蓝手呗?
欢迎提出任何修改意见w
——————
1
邱非和乔一帆第一次认识,是在他们才十二岁的时候,那时邱非的母亲和乔一帆的父亲刚刚再婚,让两个小孩子待在一起,是打算让他们成为好兄弟的。
可是邱非不喜欢那个叔叔,也不喜欢乔一帆。
虽然很多人说,父母再婚的话,就相当于多了一个人爱你。
可是对他来说,分明不是这样的,明明是母亲的矮分了一半给别人,而那个根本认识没多久的人的爱,也只是他的很小一部分而已。
还不如一个完整的母亲呢。
邱非生着闷气,可他也知道母亲和叔叔是真心喜欢对方的,不然也不会和孩子还没相处多久就订下了结婚的事情。
也就是说,再过几个月,邱非和乔一帆就变成了没有血缘关系的兄弟。
——重点是他是弟弟!那乔一帆比他大上那么半岁!
邱非就更不开心了。

2
其实乔一帆真的不知道邱非为什么那么不待见他,但是父亲的安排是“要照顾好弟弟”,所以他就待在邱非身旁,除了自我介绍之外,安静地几乎没说话。
和这个年纪的男孩子完全不一样呢。
乔一帆一直注意着邱非的动作,看他想说什么却不知道怎么开口的样子,突然被戳中了萌点。
“嗯?你想说什么吗?”乔一帆还是主动开口了。
似乎是感觉到自己的小动作有点幼稚,邱非脸有点红,但还是很快恢复过来:“我想说——”
不知道怎么,邱非似乎是突然想开了,在那之后和乔一帆闹腾起来,就像关系很好的好兄弟一样。
着实让父母操碎了心啊。

3
邱非和乔一帆的学习都不错,在上了初中之后,有些人的学习自然而然走上下坡路,在这样的趋势下邱非和乔一帆两人都在班上取得不错的名次。
当然,他们肯定是在同一个班的。
有的时候邱非高一点,有的时候乔一帆高一点。
可能是男孩子们好胜心太强,两个人就这么你争我赶下去,倒是甩了其他学生一段距离。
他怎么这么厉害??
不行!我还得更努力才行!!

4
他们两个是众所周知的好兄弟。
当然啦,他们是法律名义上的兄弟这件事还是没几个人知道的,主要是他们考场上斗得死去活来,考场下却勾肩搭背,生怕别人不知道他们关系好似的。
有人曾调侃过他们:"要不是知道你们都是直的,我可怀疑你们是断袖啊。"
邱非和乔一帆听到这话的时候,不约而同对视一眼,然后笑着把那个同学收拾了一顿。
然后他们俩都不喜欢写的英语作业就有了稳定来源。(?!)

5
这两个人相似的地方真的很多,不知是天生的巧合,还是这么多年彼此的影响,反正,在上了高中之后,他们俩抱着二百四的理综和一百六的文综面面相觑。
偏科到这种程度,也是没救了吧……
父母对他们很无奈,只扔下一句"你们自己看着办"就不多管,毕竟对他们比较了解的人都知道,他们是不会放任自己的成绩往下垮的。
——虽然到高二分班时文综也只提升到了一百九。

6
暂且把成绩的事情放到一边,说说他们在初中时就发生过的打架事件。
要说这男孩子啊,一时血气上涌就打起来什么的,倒是很常见,不过邱非和乔一帆的打架能力倒是差了不少。
不是说他们一个人很会打一个人不会打。
而是……
真TM跟打游戏一样一个攻击一个辅助你见过吗??
乔一帆最擅长让对方一不小心腿软一下,头偏一点,手歪一些……什么的,反正就让对方用不上劲,以至于很多输给他们的人不服极了。
不服憋着。
乔一帆微笑道。
邱非在一旁揉着手腕跟着笑。

7
上了高中自然不能打架了,学校管的很严,只要打架,基本都是留校察看处理,这可是非常严重的。
不能打架了,满心血性往哪发泄?
自然是游戏。
从比较老的cfcs,到现今热度比较高的英雄联盟DNF什么的,没有什么不上手玩上几番。
这就是学习天才们的世界啊,分班之后留在快班,天天浪游戏还成绩中等偏上,羡煞周围那群一起玩游戏的学渣们。
"为什么你们成绩还是那么好!!"
"天生的。"

8
沉迷游戏了很长时间,在高二后半学期,两人也都开始慢慢收心了,高三的重要性没人不清楚,只是能不能控制住自己的区别罢了,自然,这两个人是完全没问题的。
高三彻底收心,断网,手机九成时间处于关机状态,辅导资料刷了一本又一本,堆成了山。
"小邱,这道题该怎么解释?我的思路和答案思路简直大相径庭。"乔一帆拿着教辅问旁边的邱非。
邱非揉揉有点涩的眼睛,接过教辅仔仔细细地读题:"你是怎么想的?"
"我觉得……"乔一帆拿着自动铅笔在教辅上戳着。

9
高三的日子当真是苦,虽然有人曾说高一高二学懂了,高三就轻松了,可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
差生想要变优,优生想要更优,你追我赶,只要松懈一点,就可能被反超。
光是在这一座城市的一所学校就竞争成这样,整个省呢?全国呢?
不逼自己不行。
好成绩九成是被逼出来的。
夜。
"好困……"乔一帆一推面前的书本,抬手捂在脸上,不停地打着哈欠。
邱非停下笔,抬头看了眼时间:"已经两点了啊,差不多该休息了,收拾一下吧。"
闻言乔一帆乖乖点头,就着这样半梦半醒的状态收拾好书包,去洗漱了。
邱非将刚做完的这张卷子订正了,正好又用完一支笔芯,从一旁的笔芯盒里抽出一支,换好,然后也站起来,收拾书包。
收拾好时正好乔一帆也出来了,他蹭到床边坐下,眼看快睁不开眼。
"你先睡,不用等我。"邱非把乔一帆摁在被窝里,帮他盖好,听着他呼吸渐渐平缓,这才去了洗手间。
简单洗了个脸,刷了牙,手指握在门把手上,却突地身体一歪,靠在门上。
果然是太累了。
邱非重新清醒过来已经是十多分钟之后了,他揉了揉脸,回了房间。
"怎么这么久……"乔一帆打着哈欠问他。
"耽误了下,不是让你先睡吗?"邱非掀开被子蹭进去。
"睡了一会儿,没感觉到你,就醒……。"乔一帆声音越来越小,到最后没声了,显然是睡着了。
"晚安。"邱非这样说了一句,闭上眼,来不及想什么,就沉睡了。

10
再苦的日子也终究有它的尽头。
高三的苦,就终结在高考这一天。
"有点紧张啊,邱非,一帆,你们呢?"正巧分在同一个学校作为考场的一个同学这样问他们。
"当然紧张啊。"
"怎么可能不紧张。"
两人不约而同地回答。
"但是紧张也没用了,"乔一帆笑了笑,"大家都加油吧,考出好成绩。"
"那是绝对的,这次班上第一绝对是我!"邱非很自信地笑。
"我可不会让你。"乔一帆握紧他的手,用力晃了几下。

11
高考的结束是很迅速的,班群里非常迅速地刷满了消息,邱非点开一看,大家已经开始讨论什么时候来个毕业庆典。
"定在三天后怎么样?大家都可以好好休息一下。"
同学们纷纷赞同。
"考完了,突然感觉好无聊……"乔一帆背靠着椅背,没精打采的。
"要不预习一下大学课程?"邱非调侃了几句。
"别别别!"乔一帆马上跳起来,"学了这么久还没够吗?!"
"哈哈哈!"邱非拍着桌子笑得忍不住。
"别笑了喂!!"乔一帆瞪了邱非一脸,走到一边打开电脑,"玩游戏吧,正好也快一年没碰了。"
"好啊。"
没人知道为什么高考结束那一天游戏里出现了一大批水平高超的大神。
(其实大家都知道x)

12
三天后就是毕业庆典了,虽说是毕业庆典,其实也就是班上的一部分同学聚在一起吃个饭,唱唱歌,这倒也是国内约定俗成的了。
晚饭后就有一部分的人表示不能回家太晚而先行离开,剩下的人就迅速转战KTV。
班上那些隐藏极深的麦霸都窜出来,就连平时比较沉默寡言的任都忍不住唱了几首,整个包厢里热度很高。
不知道是谁先开始的,桌面上摆着的啤酒一瓶瓶地被拆开,你来我往,觥筹交错,喝得最豪爽的那几个,几乎是论瓶灌的。
邱非和乔一帆都不怎么擅长喝酒,估计也就不到一瓶的酒量,在大家的怂恿下也喝了不少,眼看要醉,就连忙找了借口离开。
即使是夏天,夜风吹来也带来一丝凉意,让两人抖了抖。
"外面还真是有点冷啊。"乔一帆感叹了一句。
"赶快回家吧。"邱非赞同地点头。
父母白天就交代过,这几天去出差,让他们俩照顾好自己,于是两人回到家时,是一片漆黑的。
邱非"啪"地一声打开灯,然后顺势扑到了沙发上。
"去床上睡吧?"
"还不想睡,就是喝了酒有点晕晕乎乎的。"邱非打了个滚坐起来,拍了拍旁边的位置示意乔一帆坐下,然后闭着眼睛用手指用力按着太阳穴。
唇角突然覆上一点柔软。
邱非猛的睁开眼。
乔一帆闭着眼睛抱着他,嘴唇贴在邱非唇上,一动不动地,就像睡着了一样。
邱非愣了好一会儿,这才缓过来,将乔一帆推开一点:"一帆?"
大概是喝醉了吧。
"嗯。"乔一帆应答着,又凑了上来,这次不再止于简单的接触,而是微微张开嘴,用舌尖舔舐着邱非的嘴唇,带来一点湿润。
"一帆!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邱非连忙按住乔一帆的脑袋,让他动弹不得。
"我知道啊……"乔一帆慢慢地睁开眼,一眨不眨地看着邱非,看他眼神清明,明显不是醉了的样子,"我知道啊,邱非。"

13
"我喜欢你,邱非。"

14
邱非很怂地逃了,回到房间关上门,然后有些无力地背靠着门滑坐在地面上。
这究竟是什么神发展啊……
邱非只感觉自己心跳有点快,在这一点亮光都没有的,只有邱非的呼吸的房间里,显得格外引人注意。
一旦注意,就跳得更快了。
好烦啊!怎么会这样!
一帆他……
他说喜欢……
邱非缩成一团,在黑夜中睁大眼睛,直直地看着什么东西都没有的地面。
喜欢……?

15
乔一帆在睡梦中翻个身,结果"啪叽"一声掉在了地上。
靠!
乔一帆龇牙咧嘴地坐起来,捏捏鼻子,打了个很大的喷嚏。
果然不在床上睡就是容易感冒啊。
乔一帆此时无比怨念自家为什么没有客房,而且父母出门要把睡房锁上。
邱非大概也醒了吧。
乔一帆记得自己昨晚说了什么,虽然是乘着酒性不顾后果做出来的事说出来的话,但毕竟是他真心所想,他也不会后悔。
就是不知道邱非是怎么想的。
乔一帆有些苦恼地挠了挠头,收拾好临时从储存间抱出的被子,放了回去,然后去做了早饭。
香喷喷的早饭放到了餐桌上,摆得整整齐齐,乔一帆很得意地表示自己手艺果然还没退步,拍拍手,放好围裙,上楼去找邱非。
"咚咚咚。"
"邱非?醒了吗?快出来吃饭了!"
房间里似乎传出什么奇怪的声音,乔一帆连忙打开门,发现邱非侧躺在地上,身上穿的还是昨晚那套衣服。
"邱非?!"
乔一帆瞬间慌了神,蹲下去把邱非翻过来,发现他脸色通红,可能是发烧了。
乔一帆俯身与邱非额头相触,被那滚烫的温度吓了一跳。
难道他就这样在地上坐了一晚上吗?!
乔一帆来不及多想,连忙喊醒邱非,扶着晕晕沉沉的邱非去了最近的小诊所。

16
"你是白痴吗?就这样躺在地上睡了一个晚上?"乔一帆瞪着身边吊着水的邱非。
"一不小心就睡着了……"邱非揉着眼睛,"都忘了挪到床上去。"
乔一帆叹口气,一脸的无奈。
"你昨晚怎么睡的?"邱非转头问。
"你以为我像你那么蠢?我去储存间抱了被子。"乔一帆伸手捏邱非的脸。
"那就好。"邱非拽下乔一帆的手,脑袋一歪,靠在乔一帆肩上。
"你是,为什么喜欢我呢?"邱非的声音很轻很轻。
"因为你就是你啊。"乔一帆低笑着。
"这样啊。"邱非没有再说话,闭上眼,似乎睡着了。

17
"你都考虑得忘了到床上去睡觉,考虑得怎么样了?"
"你说呢?"
没人注意到输液室的角落,两个男孩子的唇一触即分。

18
"我一开始很讨厌你,你知道吗?"
"知道啊,但是再怎么讨厌我,现在不也喜欢上我了吗?"
"……你啊。"

19
如果能这样一直下去就好了。
他们都这样想着。

评论 ( 9 )
热度 ( 39 )

© 白邬骋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