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非痴汉√
非常介意无授权转载!!
主吃邱攻及叶all叶√
然而其实挺杂食,
纯食关注请谨慎谢谢,
被关了又取其实略有点伤心…
以上,欢迎勾搭ww
——
QQ2670806659扩列请带lofID备注w
贴吧@孤影残羽
微博@白邬骋丶


【刘卢-犯法】一朝风雪

这是没有写过的一对cp,所以如果OOC,还请见谅。

瀚文生日快乐吖~

如果喜欢的话,就给颗小红心小蓝手吧w

以上。

————

好冷。

卢瀚文一步一踉跄地走在雪地里,身上的衣服都破破烂烂的,露出已经冻得发白的皮肤,他用力揉搓着皮肤,想要让自己稍微暖和些,可怎么也做不到,只能任由冰冷的雪落在皮肤上,结成冰渣。

这样出现在这里并不是卢瀚文的本意,奈何路遇盗贼,包袱被抢走,连厚实的外衣都被抢了,如果不是他反应及时,逃走了,恐怕就已经死在那人手中。

可如今看来,也只是拖延了一会儿死期罢了。

这突然降下的大雪格外异常,明明下得小,却只是小半天就积起了深至鞋面的雪,卢瀚文猝不及防,连蔽身处都没能找到。

大概今天真的会死在这儿了吧。

卢瀚文冲着手心哈口气,发觉自己冷静得不正常。

真是奇怪,他明明是一个超级怕死的人啊。

卢瀚文抬脚,再往前走了一步,却终于支撑不住,倒在雪地中。

过低的温度让碎冰迅速在卢瀚文的皮肤上凝结,他挣扎着想站起来,可怎么也抬不起哪怕一丝的身子。

卢瀚文闭上了眼。

可是并没有失去意识,人们都说,在濒临死亡的时候,反应是最迟钝的,现在看来果然如此。

卢瀚文感觉到身上的温暖时,那个抱着他的人已经走出好几米的距离。

"你……是谁?"卢瀚文呢喃着问。

"我叫刘小别。"

不知道为什么,刘小别明明并没有在卢瀚文身上披上外衣,卢瀚文却没有再感觉到寒冷。

"为什么救我?"卢瀚文稍微恢复了些体力,勉强转过头看着刘小别,一脸疑惑。

"……"刘小别脚步顿了一下,似乎是在思考,"大概是看你缩在那里挺可怜的。"

卢瀚文回想了一下先前的动作,有些窘迫地抬手捂住了脸。

没过一会儿,刘小别停下了脚步,卢瀚文只听得"吱呀"一声,大概是刘小别推开了门。

房间里的确是要比外面暖和一些,虽然卢瀚文已经在刘小别的帮助下感觉不那么冷,但是房屋总是会给人以安全感,所以卢瀚文一落地,就扑到了房间里面的床上。

"谁让你往我床上趴的?"刘小别这样说了一句,却没有露出什么不满的情绪,只是拉了一旁的椅子坐下来,看着几乎要用被子把自己完全捂住的卢瀚文。

"啊——我只是太冷了啊。"卢瀚文钻出一只乱糟糟的脑袋,这才终于反应过来这里是别人家,连忙一个翻身带着被子从床上爬起来,又手忙脚乱地把被子放回去,看得一旁的刘小别一阵发笑。

直笑得卢瀚文由呆愣变成嘟着嘴表示不满,刘小别才停了下来,轻轻咳嗽一声:"没事,你想睡就睡吧,正好我可以去找几件厚衣服给你。"

刘小别这样说着,卢瀚文才发觉刘小别身上穿的衣服非常少,也就那样薄薄的几层,居然完全没有冷?

"你……不冷吗?"卢瀚文表示了自己的疑惑。

刘小别笑了笑,没有说话,而是转头去了里面的房间。

少年总是喜欢幻想的,卢瀚文不禁想,这刘小别不会是什么山里的神仙吧?

也对,毕竟先前自己明明没有加衣服却在被他碰到之后马上暖和起来了啊!

卢瀚文觉得自己的猜测似乎挺有道理。

——不过哪有住在这种小地方的神仙啊。

卢瀚文用这样无厘头的原因否定了自己的猜测。

就这样坐在床上等也未免太无聊,卢瀚文就蹦哒到窗边,透过窗户向外看去,这不过一会儿的时间,雪就已经下得很大了,大片大片地飘落,世界全被染成了银白。

明明还是十月来着,怎么会下这么大的雪。

虽然在这个屋子里并不会觉得冷,但是看着那满满的白色,总会有些忍不住抖几下的感觉。

卢瀚文搓了搓脸,将视线移开。

这个房子中放的东西很少,只一张床,一张桌子,一把椅子,桌面上只摆着一支笔,一个砚台,和一叠纸,纸上似乎写着什么东西,卢瀚文想了想,还是没有靠近去看。

……有点无聊啊。

对于一个找到什么都可以玩上好一会儿的人,这种无聊的情绪也是很少见的。

卢瀚文直直地躺倒在床上,望着上方,一点一点数着上面的纹路,便一不小心睡着了。


再度醒来时不知是多久以后,卢瀚文迷迷糊糊地望向窗外,居然已经黑得彻底。

"唔……"卢瀚文揉了揉眼睛,撑起身子,往四周环视,发现刘小别正趴在那张桌子写着什么,似乎是听到了自己的声音,转过头来。

"终于醒了?"

"嗯……我睡了多久?"卢瀚文有些窘迫地挠挠后脑勺。

"没多久,天刚黑。"刘小别放下笔,起身走到卢瀚文身边,坐在床沿。

"……"卢瀚文张张嘴不知道说什么,最后只挤出了一句,"谢谢。"

"不用谢,应该的。"

"……应该的?"卢瀚文一脸疑惑。

似乎是发觉自己说漏嘴了,刘小别颇为无奈地摇摇头:"这你就别问了,是个秘密啊。"

"这样啊……"卢瀚文也知道别人的秘密是不能问的,所以虽然特别好奇,但还是没有追问下去,而是换了个话题,"为什么你会住在深山里啊?"这附近没有人烟,明显是个很偏远的地方。

"……算是修行吧,要远离人群什么的。"刘小别想了一会儿,给出了这样的理由。

"修行?"

"就是……"刘小别似乎一时也不知道怎么解释,就起身去拿了桌面上的纸递给卢瀚文,"就是这些,你可以看看。"

"没问题吗?"卢瀚文一边问,一边好奇地打开看,看了半天却没看懂,大概就是那种明明每个字都认识,连在一起却不知道是什么意思的感觉。

卢瀚文哭丧着一张脸。

"看不懂?"刘小别伸手拿回了纸,"倒也正常,毕竟我是从很小开始就在接触这些了。"

"很辛苦吧?"卢瀚文不知为什么这样问了一句。

"还好,都习惯了。"刘小别给了他一个笑容。

外面的雪不知何时渐渐停下,那残留在地面的雪也以非常不正常的速度消融着。

卢瀚文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但他知道这代表着他该是时候离开这里了。

有点小小的不舍啊。

"你差不多也要走了吧?"刘小别率先说出了这样的话,他拿起一旁早准备好的厚衣服给卢瀚文披上,又拿出一点钱递过去,"我这也没什么钱,只能给你这么点了。"

"这不太好啊,都已经拿了你的衣服,这钱我就绝对我不能要了!"卢瀚文连忙推辞。

"收着吧,等什么时候有机会再还给我就好。"刘小别把钱塞进厚衣服的包里,走到门边打开门。

"可是我怎么找到你啊,等有机会的时候恐怕是很久以后了。"卢瀚文皱着眉头,从门往外看。

"会找到的。"刘小别这样含糊不清地说了一句,轻轻推了卢瀚文一把,"去吧,你大概还有事情要去做?"

卢瀚文这才突然想起自己经过这座山头的原因,表情明显纠结了一下,但还是点点头:"好吧,那就等我来找你吧!"

卢瀚文走出几步,转过头对着正倚在门框上的刘小别:"对了,还没告诉你我的名字吧,我叫卢瀚文,记住啦!"

刘小别笑着点头。

卢瀚文这才放心地转过身,走在只有浅浅的一层雪的地上,慢慢地远了。

不知感觉到了什么,卢瀚文停下脚步,转头往后,发现来路没有留下自己的脚印,也没有那个小小的房子。

"果然啊。"卢瀚文呢喃着。

他突然笑得开心。

踏出去的脚步变得轻快,就算是包裹里的东西无法找回来也不能让他的心情变得糟糕。

呐,再见咯,刘小别。


评论 ( 8 )
热度 ( 22 )

© 白邬骋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