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非痴汉√
非常介意无授权转载!!
主吃邱攻及叶all叶√
然而其实挺杂食,
纯食关注请谨慎谢谢,
被关了又取其实略有点伤心…
以上,欢迎勾搭ww
——
QQ2670806659扩列请带lofID备注w
贴吧@孤影残羽
微博@白邬骋丶


【一百五关系/叶邱】信仰

前后棒请戳tag~w

不知道前后是谁来着x

强行扭曲"信仰"一词的含义……

以上,正文开始。
3/37
————

1

如果你问邱非爱过叶修吗?

他一定会给出否定的回答。

"那种感情不算爱。"

说着这话时的他眼里似乎闪烁着星芒。

"不是爱的话,那是什么?"

然后他会笑笑,不给你答案,说。

"你听我讲完这个故事就知道了。"

2

那日一个摄影同好的活动聚会,灯光下他被朋友怂恿着拿起话筒点了首歌,唱着歌目光缓慢扫过全场,然后看到一个熟悉的喝醉了的跌跌撞撞的背影消失在门边。

匆匆唱完,然后扔下话筒,不顾朋友们的调笑,他冲出了房间,看到那人撞到墙壁,吃痛地揉着脑袋。

"怎么还是这么不小心。"将他扶起,邱非这样小声叹着。

叶修嘟囔了几句什么,邱非没听清,也没打算去听清,看到叶修的朋友追了出来,冲他们笑笑,然后打算将怀里的叶修交过去。

"邱非,打我电话。"叶修正巧在邱非耳边说出了这一句。

叶修的朋友向邱非表示感谢后离开了,邱非在原地愣了会儿,转身去了洗手间。

他也喝了不少酒,他不知道是自己喝醉了幻听了,还是叶修真的说出了这句话。

不过叶修肯定是喝醉了,他的酒量他知道的再清楚不过。

邱非笑自己,明明手机号都删了来着。

然后他拿出手机,一个恍神,发现自己已经输入了一串号码,没有备注,但他知道是谁的。

"……啧。"

邱非删去这串数字,然后用冷水洗了把脸,抬头定定地看着镜子中满脸是水的自己。

……

"真是栽了。"

3

于是那天邱非真的找了个时间再给叶修打了电话,叶修也没有问是谁,脱口而出就是他的名字。

当时两边都沉默了好一会儿,然后一起笑了出声。

"你现在过得怎么样啊?"邱非问。

"挺好的,要感情有感情要事业有事业,还有什么要求呢?"那边的叶修似乎酒还没醒完,稍微有点迷迷糊糊。

"想睡觉了?去吧。"

"没事儿,我的熬夜能力你又不是不知道。"叶修似乎一点都不在意,"一连熬几天几夜都没问题,更何况我还不困。"

"熬夜跟我聊天?不怕你恋人吃醋?"邱非失笑,脑海中全是那天扶着叶修时不小心碰到的他手指上的戒指。

"吃什么醋?怕我再吃回头草?要是我真吃的话早八百年就跑回去找你了。"

"别,你这么夸我我可受不了。"

"哪是夸你啊,我家邱非有哪点不好?"

邱非低笑着回复他:"你真醉得不轻,乖,快去睡。"

"你还是老样子。"叶修嘀咕着,那边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然后是重物掉到床上的声音。

"小心床上有没拿走的东西,硌着自己。"邱非在电话这边无奈地摇头。

在那短短三个月的关系中,明明叶修是身处上位,可看日常的相处,是邱非一直关照着叶修才对。

"啊亲爱的你回来啦!"叶修突然声音一大,有点惊喜。

"怎么?高兴吧?"那边传来模模糊糊的男声。

"高兴,怎么不高兴?媳妇儿这样我可高兴死了!"

邱非挂掉了电话,在电话这边笑。

4

邱非看到叶修的"媳妇儿"完全是在一个特别有缘的情况下,邱非在买东西的时候排在长长的队伍中,就和前面的那个男人聊了起来。

他和他的恋人住在一起,特别幸福。

邱非听了半天就抓住了这一句重点。

他隐约觉得这男人手上的戒指有点眼熟,却没去在意。

"你呢?我都说了,该换你了吧?"男人笑着这样问。

邱非思索了一会儿,组织了一下语序,然后开始说了。

"我当初遇见他的时候正在旅游,算是一见钟情吧,两人都很合拍,留了联系方式,就逐渐认识了……"

5

其实邱非不得不承认,当初的行为特别幼稚,他清楚地知道这点,但是一点也不后悔自己去和那个男人搭讪,要到了联系方式。

像个刚坠入爱河的小姑娘,微红着脸,垂着头,手指在身前不安地搅动,直到那人给出答复,才抬起头,露出大大的笑容,眼中倒映着的全是那人的模样。

"你好,我叫叶修。"

"邱非,很高兴认识你!"

然后呢?

邱非回忆至此时一不留神红了脸。

两个刚认识没多久的人,彼此互合眼缘,爱好相投,就一个不慎手指轻勾,唇角相触,粉紫的痕迹由锁骨延伸至腰侧,紧致的触碰,深入到最深处的拥抱伴着难耐的喘息,跌入了无尽的深渊。

那段回忆太甜蜜,也太不真实。

太刻骨又太铭心。

忘不了也摆不脱。

6

"所以你们最后还是分开了?"作为听众的男人一脸失望,"明明那么合适怎么还不能在一起?"

"因为我个人原因吧,"邱非笑了笑,"我对他的感情,可能从一开始就不算是爱。"

"那是什么?"

邱非摇了摇头,没说话,而是指了指男人背后:"喏,该你结账了。"

7

那时两人的短暂相处带上了过分的温柔和似真似假的感情,分离时没人舍得,也没人不舍。

就如两条直线有一日与彼此靠近,相交,然后也终有一日逐渐远离,直到世界的尽头。

分开时就没想过再见,所以电话上的联系方式都毫不留情地删除。

邱非删了,叶修自然也删了。

虽说记得彼此的电话号码也没什么意义,可能换了,可能不会接。

但是一不留神就记了三年。

叶修呢?他也是吗?

邱非不知道,也不打算去探寻真相。

即便他知道,只要开口问了,叶修绝对会回答。

邱非看着远处将那男人一把抱在怀里的叶修,无奈地笑着摇了摇头。

8

这几年邱非其实并不是和叶修的世界没有丝毫接触,毕竟叶修是一个那么耀眼的人,在圈子中你要是不知道他的名字,绝对会被人嗤之以鼻,你可以认为他不是最强,但你必须认可他比你强,就是这么霸道。

邱非也只是个很普通的人罢了,他常仰望着叶修的作品,每看一次,都觉得越来越远。

可是那又有什么关系呢?

叶修之于他,就如灼目火光,让他甘愿飞蛾扑火。

说是勇气可嘉也好,说是不自量力也罢。

反正他没打算打扰别人的生活,只打算保持着自己而已。

电脑中命名为"叶修"的文件夹越来越大,最后不得已分到了两个硬盘中。

他的作品,他的日常,同处一个城市,每次碰巧相遇时远远地拍上一两张,在外用餐时点上他最喜欢的菜,虔诚地双手合十,然后开动。

"你疯了?"

"我没疯。"

这只是,一种可笑的坚持而已。

9

叶修和他的恋人到国外结婚时,给邱非发来了请帖。

自从那日再次联系后,两人的交流又逐渐多了起来,邱非也和叶修的恋人关系不错,所以当邱非赴约时,本该被甩出去的花球,被直接塞到了邱非怀里。

"要幸福啊!"男人笑得开心,叶修也在一旁跟着笑。

"你们才是。"邱非也回以笑容,一不小心把花球掉在地上,连忙捡起来拍拍灰。

"真是的,叫你小心点啊!"男人调侃着,和邱非告别,开始端着酒杯到处敬酒。

"看着他点,让他少喝点。"邱非对着叶修点点下巴。

"多喝点也好,任我宰割嘛!"男人说笑着,挥了挥手,离开。

邱非注视了片刻他们的背影,掏出手机拍下他们一脸幸福的样子。

真棒。

邱非拍了拍手里沾了点灰的花球。

瞧瞧,连预示着幸福的你都不肯待在我的怀里呢。

……

不过,甘之如饴。

10

邱非还清楚地记得当初遇见叶修时的场景。

漫山遍野种着大片的樱花树,那时正处于花落时节,粉色的樱花顺着风飘了满天,出来旅游的他一不留神迷失了方向。

然后看见了那个举着相机沉醉在花海中的男人。

邱非不受控制地举起相机,咔嚓一声。

男人听见了,转过头来对着镜头笑了笑。

那一瞬间他的心跳漏了一刹,然后就再难抑制。

说是一见钟情吧,邱非却觉得,这样的情绪已远不能用"喜欢"或者"爱"来描述,直到很久很久之后,邱非才发觉,那种感情,大概是一种名叫"信仰"的东西。

11

以前曾看到一个故事。

故事中的人患上了抑郁症,但康复得比医生想象的要快许多,于是医生就感叹了一句。

"居然这么快,真不可思议。"

主角就笑着说:"大概是因为有信仰吧。"

医生因此有些好奇:"信仰有的时候的确会有很大效果,你信什么?佛教?基督?还是其他的什么?"

主角笑笑没有说话,对他来说,他的信仰就是爱情。

……而于我而言。

你就是我的信仰。

评论 ( 10 )
热度 ( 33 )

© 白邬骋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