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非痴汉√
非常介意无授权转载!!
主吃邱攻及叶all叶√
然而其实挺杂食,
纯食关注请谨慎谢谢,
被关了又取其实略有点伤心…
以上,欢迎勾搭ww
——
QQ2670806659扩列请带lofID备注w
贴吧@孤影残羽
微博@白邬骋丶


【21h/邱喻】逐风

 @all喻24H企划 

总字数:7327字

轻微(并不)黄喻,黄少战死设定……求不打!!

是哨向,有私设,还望见谅w

以上,如果没有问题的话请继续~
5/37
——————

1

平生若不曾相遇,便不会相思。

但既然遇了,又怎么可能后悔呢?

2

闻理敲门的时候邱非正在聚精会神地推敲前些日子与星邦交战时的错误的修正方案,思绪被敲门声打断,略有些不爽,但也迅速收拾了情绪:"进来。"

闻理开门进来,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然后将手中的通讯仪双手递上:"刚得到的消息,联盟之刃『妖刀』黄少天中将于今晨与喻文州少将断开连结,已经确认死亡。"

邱非皱起了眉,接过通讯仪细细浏览,面色凝重。

"我说邱非长官啊,你黑着一张脸做什么?我还以为你会高兴来着。"闻理只正经了一小会儿,就回复了平常那副吊儿郎当的样子,一屁股坐在一旁的桌子上,端详着邱非的表情。

"有什么好高兴的?"邱非放下那个通讯仪,取出自己的,登入联盟军内系统,用自己的权限查询了详细情况。

荣耀十五年一月十一日,晨七时,黄少天中将与喻文州少将断开连结,确认死亡,目前喻文州少将已撤离前线,回到中央进行针对治疗,蓝雨分队暂由卢瀚文上校接管……

邱非将通讯仪握紧,目光有些茫然。

他喜欢喻文州这是全联盟都知道的事情,但这并不代表他就能乘人之危,不过,一个失去了哨兵的向导,会有多痛苦……呢?

通讯仪的响声让邱非及时制止了思绪的四散,打开了发进来的消息。

[总部:令邱非准将暂时将军权交于闻理上校,迅速回到总部,喻文州少将的情况需要你的辅助。]

邱非一个手抖,差点让通讯仪摔在地上。

3

邱非与喻文州相遇已经有五年了,但邱非早在这之前就已经知道了喻文州,并且喜欢上了他,那种感情不是缘自向导对哨兵与生俱来的吸引力——那时的邱非甚至还没进行觉醒——是他,仅仅因为是他而已。

是为什么会喜欢上他呢?邱非也曾问过自己。

他的容颜?他的性格?他的能力?

或许都有吧,毕竟这时间有这样一句话。

"喜欢一个人是不需要理由的。"

4

邱非在引路人的指引下到达喻文州的住所附近时,就已经察觉到了那个方向传来的气息。

他在拒绝,拒绝任何哨兵的靠近。

再靠近的话会受伤的吧?

他现在一定很难过吧。

同为哨兵的引路人已经后退离开,邱非根本没有察觉,他只是呆呆地望着走廊尽头的那扇门。

他似乎听到了灵魂的悲号啊。

邱非抬脚,向前走去。

为什么要拒绝呢?是害怕被强制连结吗?

邱非的五感被那种压迫力强制提高,机器的运转声,嘈杂的人声,甚至自己的脚步声,呼吸声,疯狂地占据着大脑,抢夺理智,头痛欲裂。

邱非的手指搭上了门把手,却无力下压,精神上的压迫已经到达了极限,邱非毫不怀疑自己一旦用力,就会出现脑休克甚至脑死亡。

这到不是说喻文州的力量真的强到这种可怕的程度,而是……

自始至终,他邱非都无法对喻文州树起哪怕一丝一毫的防御。

邱非突然笑了笑,开口:"文州。"

巨大的压迫感在一瞬间消失不见,这似乎在邱非的预料之中,他轻轻按下门把手,打开了门。

5

还记得当初嘉世战队濒临崩溃时,邱非站出来将她带回正规军役,在接受采访时,记者问了一个这样的问题:"能问问您在联盟中最尊敬最喜欢的人是谁吗?"

当时邱非也才成年不久,只稍加思索就给出了答案:"这问的是两个人吧?最尊敬的是叶修上将,最喜欢的人是喻文州上校。"

记者们一片哗然,然后大胆的记者起身询问:"请问您说的是哪种喜欢?"

"你觉得呢?"邱非笑。

当时蓝雨分队的喻文州准将和黄少天少将已经是连结了足有六年的伴侣,因此有很多人认为邱非这样当众示爱的行为简直是不自量力。

不过邱非知道后也只是笑着说了一句话:

"我喜欢他是我的事,这和他已经有了连结对象有什么关系呢?"

6

邱非还不敢相信自己有一天会看见这样的喻文州,躺在病床上,脸色苍白,身上全是各种各样的管子,距上次见面不过半月,喻文州就瘦了这么多,快皮包骨头了,邱非忍着心里快要溢出的情绪,问医生:"他现在情况怎么样?"

"力量非常不稳定,预计今天之内能够醒来,一个月内必须完成新的连结,不然可能会导致精神海的崩溃。"医生稍微停顿一下,这下发现邱非的哨兵身份,显得非常惊讶,"他现在已经准许哨兵靠近了?"

邱非摇摇头,抬了把椅子坐在喻文州旁边,感受着喻文州轻轻的抵抗,坚定的握住了他的手。

信息过载的后遗症在稍微放松后就爆发出来,邱非顿时感觉自己头痛欲裂,张了张嘴,还没说什么,就眼前一黑,昏迷过去。

只是握着喻文州的手不自觉加上了几分劲,想要将他永远留在身边似的。

7

其实当初邱非公开告白后,黄少天和喻文州做出了更加惨绝人寰(?)的秀恩爱行为,让联盟中那些有伴侣的人都大呼闪瞎了狗眼,更何况没有伴侣的人,不过邱非倒好像真的不在意一般,还常调侃他们。

可是怎么可能做到毫不在意呢?

反正也知道和他之间不可能了……小小地开个玩笑应该不成问题吧?

所以在邱非有意无意的行为下,喻文州和他关系还不错,联盟中都有人开玩笑说,万一有一天黄少天死了,肯定是邱非接替他的位置。当然这个人后来被黄少天家和邱非家的粉丝们集火了,前者认为黄少天不可能出事,后者认为邱非不可能甘愿做一个替代品。

这些身为粉丝的人当然不会知道,每年一度的内部军演时,黄少天曾郑重地对邱非说过这样一句话:"如果我死了,照顾好他。"

当时的邱非毫不犹豫地点头:"这用不着你来说。"

8

邱非从昏迷醒来时,过载的痛苦已经完全消失,神清气爽,明显是有向导做过了梳理,是谁?这已经不用多想了。

此时的喻文州正站在窗边,窗户是完全打开的,他的目光停留在不知何方的远处,指间一点红光明明灭灭,淡淡的烟雾将他环绕,他的脚下随手扔着不少烟头,邱非这才注意到空气中浓郁的烟味。

邱非觉得自己有点生气,却发现根本没有生气的资格,只好从床上爬起来,走到喻文州身旁,在他打算再吸一口的时候将烟截下来,手指无意擦过唇边,两人都微微颤抖了一下,那支烟一时没了受力点,落在了窗台上。

气氛有些尴尬,邱非轻咳一声,平常那如若发挥出色还能与黄少天战上几番的口舌全然没有了用武之地,只能勉强开口,声音有些干涩:"不要这样伤害自己了……好么?"

喻文州略微向下的打算捡起烟的手一顿,转而手指微曲在窗台上轻敲两下:"这和你有什么关系?"

邱非僵在原地,愣愣地看着喻文州转过身向门边走去。

和他有什么关系?的确是没有关系。邱非无力。

"果然是个小年轻啊。"喻文州停在了门边,然后转过身来看着邱非,他的双眼是稍显空洞的,似乎就和死人没太大区别,看得邱非莫名有了种想哭泣的冲动,"什么都没注意到吧?"喻文州突然扬起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这次你可得高兴坏了。"

留下这几句意义不明的话,喻文州便摔门离开,邱非迟疑了一下再打开门往外望时,已经没了喻文州的身影。

他大概想一个人呆着吧。

邱非不再去找他,在这总部中,还不至于遇到危险,于是邱非重新躺回床上,一股莫名的倦意占据心神,让他的双眼逐渐合上。

下一秒,骤然清醒。

他在精神海中发现了喻文州的连结申请!

9

哨兵与向导之间的精神连结比身体连结简单易行多了,无需结合热,只需向导在哨兵精神海中留下连结申请,哨兵再通过申请与向导连结,就完成了。

一个哨兵同时只能拥有一个向导,一个向导同时也只能拥有一个哨兵,除非前一个死亡,否则不能拥有下一个连结,而一旦下一个连结成功,上一个连结的所有信息就将全部消失,所以喻文州绝不可能主动申请连结。

那么就是失控了,总部想要求强制连结,也正是考虑到失控几率很高,很可能成功连结。

邱非望着天花板,有点手足无措。

如果以他本心的话,肯定是想回应的,可是他不能这样做。

不止是因为这样做喻文州肯定会恨他,还是因为……

他怎么能剥夺一个刚丧偶的人对那人仅存的念想呢?

邱非做不到,所以他选择了将喻文州的连结申请从自己的精神海中一点一点地,全部清除。

直到最后什么也没剩下。

以后也不会再有机会了吧?

邱非笑了笑,低低的笑声在这个空得不像样的房间中回荡。

可他做的事是不会后悔的。

……

更何况,也不是不可能,对吧?

10

再次见到喻文州是当天的中午,邱非刚端好菜转身,就与喻文州对视了。

于是邱非端着餐盘坐在了喻文州的身边,喻文州也并未出声制止。

"你还好吗?"还是邱非先开口了。

此时的喻文州情绪已经恢复正常,只是脸色还有些苍白,他摇了摇头,说出的话却与邱非的问题无关:"你没通过?"

"你不想我通过。"邱非平静地回答,然后瞅了瞅喻文州的餐盘,从自己餐盘中挑出几样以前喻文州常吃的菜,放入喻文州餐盘中,抬眼看见喻文州的表情,补充了一句:"你没必要想太多,我以前就说过,我不会在你不允许的情况下做出你不愿的事。"

"你应该听说了我的状况。"

"嗯,一个月不连结会导致精神海崩溃。"

"我以为你会迫不及待地接受,毕竟这样我也不会出事了。"

"你怎么可能放得下他?"邱非放下筷子,喝了口汤,蒸腾的热气让喻文州有些看不清他的眼睛,"我答应过黄少天会照顾你,可这不代表我甘愿做替代品。"

"……"喻文州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一个月吗?够了。"邱非抬头与喻文州对视,眼中满是坚定,"我会让你在完全清醒的情况下发出连结申请。"

喻文州沉默许久,长叹口气,端起吃得干净的餐盘起身:"我……等着。"

他转身离开,竟有些像落荒而逃。

邱非还坐在那里,带着难以抑制的笑意。

11

邱非倒是说做就做,在傍晚前就已经说服了主席同意他提出的让他和喻文州在离总部大楼不远处居住的申请,并且拉着喻文州搬了过去,两室一厅一厨一卫,房子不算大,但好在干净整洁。

要将信任托完全付与另一个人谈何容易?至少喻文州这么多年来,作为被完全信任的对象,只有黄少天和邱非。

邱非。

喻文州在心里咀嚼着这个名字,抬眼注视正在房间忙来忙去的邱非。

他何德何能让这样一个人在他已有伴侣的情况下,还坚持着喜欢他这么多年?

这样想着,喻文州干脆开口询问出声:"为什么?"

邱非疑惑地转过头来:"什么为什么?"

"为什么喜欢我?还坚持了这么久?"

邱非愣了一小下:"喜欢一个人需要原因吗?你能说得出你喜欢黄少天的原因吗?"

当然能啊,他阳光,活泼,对我很好,和我配合默契……

喻文州张了张嘴,却什么都没能说出来,他突然明白了邱非的意思,喜欢一个人,他就什么都好,好的地方太多了,根本说不出来。

邱非继续说:"坚持这么久?为什么要用'坚持'这个词?喜欢你……分明是会随着时间推移而不知不觉陷得越来越深的事,过去这么久,我也有点惊讶。"

"……我知道了。"喻文州垂眸,不知在想些什么。

邱非站在那儿好一会儿,看喻文州的确不再开口,这下转过身继续忙碌。

12

好在1月2月一向是联盟与星邦休战时,两人倒也安稳地住下,在邱非第三次差点炸了厨房之后,喻文州终于忍无可忍,接过了做饭的任务,把打扫清洁和洗碗的活儿一股脑扔给了邱非,邱非倒也乐得这样做。

本来可以托人每隔几天带些食材上来,但邱非还是坚持拉着喻文州一起去买菜,美其名曰锻炼身体。

分明每天的基础训练都还在继续。喻文州沉默着翻了个白眼,不过也知道邱非是为了自己着想,于是乖乖地跟了上去。

休战时回到总部附近探亲访友的军人也不少,所以他们身上那股军人的气息并没有引来他人的侧目,只有看见他们紧握的手的人露出了会心的笑容。

"……能不能别握这么紧。"通过手掌连接着的人不是最熟悉的人,这种感觉有些别扭,经常和黄少天走在一起时只需听着他的话,偶尔给些回应,可邱非本也不是话很多的人,这样的反差让喻文州一时有些难以接受。

"抱歉,用劲有点大吗?"邱非放松了些,"这样的力度可以吗?"

被这样小心翼翼对待着。

喻文州没再说话。

为什么莫名有点感动呢?

喻文州眨了眨眼。现在这个什么东西都可以送货上门的时代,会出来买菜的人本就不多,现在接近年关倒是比平常时候多些,但也不至于人挨人人挤人,邱非带着喻文州走遍了整座超市,没有过问过喻文州的意见。

喻文州喜欢吃鱼,尤其是刺少的鱼。

喻文州喜欢辣,但不太能吃辣。

喻文州从来不喝碳酸饮料之类的东西,平时和白水矿泉水比较多,喜欢喝茶,最爱苦荞。

喻文州坚定地认为军人不能成天大鱼大肉,所以会吃很多蔬菜。

喻文州不吃只有味道没有营养价值的东西。

……

喜欢了喻文州八年,从十六岁到二十四岁,从懵懂的感情到如今不可割舍,他究竟默默地关注了多少?邱非对喻文州的理解已经超出了他的想象。

没有一样东西不是按照喻文州的喜好来搭配的。

喻文州想,如果没有黄少天的话,恐怕他真的会喜欢上邱非吧。

这样的人,谁会不喜欢呢?

喻文州看着邱非在路过饮料专区的时候拿起了一样,想了想,又放了回去。

"喜欢的话就买下啊。"喻文州忍不住开口。

邱非又重新拿起那个瓶子,转到背面,递给喻文州看。

「本品有万分之一的几率得到喻文州少将的亲笔签名。」

喻文州这才想起似乎的确是有一个饮料商请自己签过名。

"拿习惯了,现在想想你就在我身边,还要这个干什么呢?"邱非挠了挠头。

"有拿到吗?"喻文州记得自己没有签多少。

"有啊!拿到好几次了!"

喻文州看着邱非亮亮地眼睛,一时有些语塞。

"……走了。"

少天,我该怎么办?

13

天天都能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真是一种以前从来都不敢想的事情。

"荣耀十五年,一月25日,他的心防开始松动了?也许只需要过最后一关了。"

邱非合上日记本,放进床头柜中,走出了房间。

客厅中已经满溢着小米粥的香味,这样平淡过日子般的生活让人食髓知味。

喻文州穿着浅色的围裙,认真地注视着锅里的粥。

邱非突然有了种想要拥抱他的冲动,于是就不由自主地环上了喻文州的腰。

喻文州手一抖,差点把整包白糖都倒下去:"干什么啊?"

"做梦梦到你和我连结了,特别开心。"

喻文州拉开邱非的手,去抢救那锅粥,没有作答。

他们俩现在这样算什么呢?相处模式像是恋人,可真要说起来,不在同一部队的他们连战友都说不上。

喻文州收敛了自己莫名有些焦躁的情绪,将粥盛出:"吃饭了。"

"好。"邱非应答着,从喻文州手中接过自己那碗粥,率先走出厨房,留喻文州在他身后眼神复杂。

少天……少天……我还不想让你的痕迹全部消失掉……

14

1月27日是这一年的除夕,许多人都各自回家与家人团聚。

似乎是突然想起喻文州这样问邱非:"今年不回家吗?"

邱非给喻文州夹菜的动作顿了一下:"我……和你一样是孤儿啊。"

喻文州怔了一下,抿了抿下唇,这才发现自己对邱非是有多不了解。

邱非将那块鱼肉稳稳当当地放在喻文州碗中,感叹了一句:"马上就要新的一年了。"

喻文州低低地"嗯"了一声。

"一会儿陪我去个地方吧?"邱非这样说了一句,在得到肯定的答复后笑了笑,"你肯定想他了。"

喻文州手指有些颤抖,被及时察觉的邱非握住:"怎么了?"

"谢谢。"

"没必要跟我说谢。"

守了那么多年都没关系,怎么会缺这么几天呢?

15

除夕夜街上的人很多,但在墓地这边却几乎没有人。

也对,谁会在这种日子出现在这里呢?

所以守墓人那惊讶的表情倒也是理所当然的了。

喻文州抱着仓促间买来的玫瑰,坐在了黄少天的衣冠冢前 转头看了一眼站得远远的邱非 又将视线重新放回到眼前。

照片上的人还是那副模样,从十八岁到二十九岁,十一年的时光没能在他的身上留下多少痕迹,以后倒也是永远不会了,不管过去多久,他都会保持着这个样子,而喻文州终有一天会老去。

喻文州以为自己会哭出来,可实际上没有,他的心比想象中坚韧许多,他只是呆呆地看了片刻,然后侧身靠上了冰冷的石碑。

"少天,我想你了。"

"都说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你瞧瞧,我这是老了多少?"

"我知道我的精神海快要不行了,算算时间,大概还有十四天吧。"

"医生说如果不再进行连结,精神海就会崩溃……这也太夸张了,顶多衰竭,我的身体自己还是清楚的。"

"而且,我不想失去你。"

喻文州望着黑夜中成林的墓碑,眼神茫然。

"少天,告诉我该怎么做好吗?"

闭上眼,喻文州隐约听到黄少天的声音:"文州文州,你要答应我,如果我死了,在你能接受的前提下,活下去,不要为活着而受苦,但也不要轻易死去,记住了吗?"

喻文州记得自己当初只是笑着点头。

"在能接受的前提下……么?"

"我知道了。"

喻文州将那似火的红玫瑰放下,侧头近乎虔诚地吻上黄少天的照片。

"我不会忘了你的,但目前为止……"

"再见了。"

16

对于喻文州只单独待了一小会儿就将自己喊过去的行为,邱非表示非常惊讶。

"我以为你会和他待到倒计时结束。"邱非看了眼通讯仪上的时间,距离午夜还有五分钟。

喻文州摇头:"能不能跟我说说,你为什么那么肯定我会主动提出连结呢?"

"你会活下去。"邱非想了想,"你还想战斗,还想为他报仇,你还有许多未完成的事情,你需要一个连结来让你能够完成这些,并且不给你过大的束缚,其他的哨兵我不知道,但对于我而言,"邱非直直地看入喻文州的眼中,"无论什么,只要你不想,我就不会做。"

喻文州也不知道现在是怎样的心情,开心?难受?犹豫?果断?

他深深地吸了口气。

中央广场已经开始倒计时了,巨大的声音甚至连墓地这边都能够听到。

十——

喻文州说了一句什么。

九——

邱非没有听清,问:"什么?"

八——

喻文州笑了笑,抬起头与邱非对视,眼中少了来这之前的一抹茫然。

七——

邱非很久没看到喻文州这样的神情,一时有些发愣。

六——

喻文州低头捡起放在那儿的红玫瑰,毫不犹豫地将花瓣一把扯下,扔上天空。

五——

红色的花瓣飘零成雨,站在花雨中的人不像前些日子的苍白,笑得如初见那般温柔,却不再拒人于千里之外。

四——

"我说,我已经放下了。"

三——

即使是在知道黄少天死亡的消息的时候也没有流出的眼泪不合时宜地涌出,让喻文州的声音有些哽咽。

二——

邱非有些手忙脚乱地擦拭着喻文州的眼泪。

一——

"我好像喜欢上你了。"

轰——!满天炸裂绚烂的烟花。

喻文州拉着邱非的衣领吻了上去,他用的力道有些大,像要把邱非的嘴唇咬破一样。

他很不安,他不知道自己这样的选择是不是正确的,但在那一瞬间,他想要这样做,于是就做了。

邱非感觉到了他的情绪,用力将他抱紧,哨兵对于接吻这件事几乎是无师自通,就算以前从来没有过经验,也迅速反客为主,掌握了节奏他用舌尖轻松打开喻文州的牙关,探入口腔之中,舌尖触碰,然后全身就如着了一道火似的。

舌尖勾着厮磨,唾液交换,轻微的水声两人都能轻易听见,来不及吞咽的唾液顺着唇角流下,却无暇顾及。

再深入,还想要更多的交缠!

喻文州发出了连结申请,邱非迅速捕捉,两人灵魂相融的感觉在一瞬间达到顶峰,身体深处的欲望快要破茧而出。

喻文州迅速推开邱非,制止了更严重的后果。

"再下去,就结合热了。"喻文州微微喘息着,还不忘解释一番。

"我知道。"邱非轻轻抱住喻文州,将头放在他的肩上,"太好了。"

喻文州也伸手抱回去:"嗯。"

好在他终于选择接受,好在他从未放弃。

好在还有彼此。

天空中绽放了一朵心形烟花。

足够了,这便足够了。

评论
热度 ( 23 )

© 白邬骋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