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非痴汉√
非常介意无授权转载!!
主吃邱攻及叶all叶√
然而其实挺杂食,
纯食关注请谨慎谢谢,
被关了又取其实略有点伤心…
以上,欢迎勾搭ww
——
QQ2670806659扩列请带lofID备注w
贴吧@孤影残羽
微博@白邬骋丶


【邱宋】蜉蝣(1)

假装自己写的是中篇……
觉得断在这里很合适,所以就这样断了咳咳。
6/37
某群头衔换文1/2,不过字数这么少……就打个折扣1/6吧!ovo
以上,欢迎跳进这个无底洞x
————
蜉蝣(1)

人生如蜉蝣,一往不可攀。
————
邱非是一名修真者,自小跟随一名散修学习,在那名散修意外离世之后,将他掩埋,按对父母的礼节守孝三年,然后独自一人收拾行囊踏上四处游历的生活。
一路上,见识了人世间爱恨情仇,喜怒哀乐,美丑善恶,他从一个天真而不闻世事的少年,成长为了一名温润如玉的公子,走过之处总有女子为他折腰,却没人能留住他的心——哪怕一瞬间。
说他无心也好,无情也罢,他这个人就是这样,可以对每个人都温柔,但真正的情绪,只留给最在一个那一个人。这个人曾经是他的师尊,而现在,没有人。
古人有云:"人生如蜉蝣,一往不可攀。"所以,邱非从不会去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甚至,作为一名修真者的大忌……
他不信神与仙的存在。
"若说妖和怪,我倒是信,但这神与仙,我没见过,也没人见过,所以我不信。"
他真的是个与众不同的人,所以导致很多人都会下意识地亲近他,升不起太大的敌意。
这点说好也好,说不好,也是糟透了。
————
邱非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到所游地的山上去独居一段时间,借用师尊的话来说,就是:"我们这种还未大成的人,唯有远离尘嚣,才能清净灵魂。"邱非是一个很尊师的人,所以师尊留下的话都成为了训诫。
这日所踏上的山,似乎有些与众不同,那股子修真者所独有的气息都被另外一种神秘的力量压制,随风飘来阵阵清香,说不清道不明是什么的味道,只知道从鼻翼一直浸入心脾,五感都通透了几分。
"难道这就是师尊曾经说过的仙山吗?"邱非轻轻呢喃着,紧了紧包裹,缓步往上走。越走就越觉得,感觉已经离开了红尘,四周静寂,只听闻清脆的蝉鸣,那股香气越来越浓,似乎是在指引着邱非的前行。
没有饥饿的感觉,明明走了很久,但在邱非的感觉中,留下的只有餍足二字。
巨大的寺庙在一个转角后出现,金漆围绕着红木,堂前青铜色的香炉萦绕着缕缕青烟,香炉上雕刻的狻猊栩栩如生。纵然不信佛,邱非也不禁神情肃然,默立片刻,转身打算换条路绕开,就被喊住了。
"这位施主,请留步。"是一个很年轻的声音。
邱非疑惑转身,看到眼前这名身穿常服的少年,还是解释:"我不信佛。"
"这倒无碍。"
"有什么事吗?"
"大师有请。"少年向侧边退出一步,伸手做出邀请的动作。
"大师?"
"有请。"少年重复一句,语气带上几分强硬。
邱非思索片刻,念着能被称作大师,定有缘由,也多半不会是阴险歹毒之人,于是点头:"麻烦带路。"然后跟着少年的步伐一路进了寺庙,转入侧边的禅房。
————
"一如蜉蝣。"
"大师这是何意?"邱非坐在满头白发显得苍老的大师的对面,端着引路少年递过来的茶水,微微皱眉,表达着自己的不解。
"你知道蜉蝣吗?"大师不答,转而询问。
邱非对这种东西有些印象,也知这种生物成年寿命不过一日,成年,交配,然后死亡,古往今来无数文人墨客提笔为诗作文,借以抒发自己的情思。
"蜉蝣,朝生夕死,除爱情外别无他求……"大师笑道,"这只是文人们的想法罢了,你对他们有什么理解?"
"……"邱非皱着眉头沉思。
大师唤来少年,而后对邱非说:"不如住下,慢慢琢磨。"
"好的。"邱非起身向大师微微躬身,以示敬意,在少年的带路下到了休息的房间。
少年似乎是不善言语,沉默着转身离开,邱非心下一动,不由自主喊住了他。
"施主有什么事?"少年还是那样平平淡淡的表情。
"叫我邱非就好,能知道你的名字吗?"邱非对这个少年有种莫名的好奇。
"宋奇英。"
"生由奇缘,死于落英。"

评论 ( 5 )
热度 ( 7 )

© 白邬骋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