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非痴汉√
非常介意无授权转载!!
主吃邱攻及叶all叶√
然而其实挺杂食,
纯食关注请谨慎谢谢,
被关了又取其实略有点伤心…
以上,欢迎勾搭ww
——
QQ2670806659扩列请带lofID备注w
贴吧@孤影残羽
微博@白邬骋丶


【邱宋】蜉蝣(5)

11/37

5/6←这不等于全文进度!真的!ovo

终于成功和题目扯上关系了……欢迎大开脑洞,如果脑洞重合或者相似,我就给一个率先还清的文作为赠礼呀~ww

————

(5)

"……够了。"邱非声音颤抖着。

没有回答,连回音都没有。

"够了!给我停下!"邱非用手捂着头,失控地大喊。

眼前兀地出现一个人影,陌生的,带着邪笑的,邱非毫不犹豫,再度凝聚出剑,向那个身影刺去。

没有反抗,没有躲让,那个人就挂着脸上的邪笑,一言不发。

邱非的剑歪了几寸,扎在那人的衣服上,擦过皮肤,只留下了一道皮外伤。

"……奇英。"邱非丢下剑,抱住了眼前的人。

"你怎么了?没事吧?刚刚突然那副样子?"宋奇英连忙回手抱住邱非,追问着。

耳边终于有了正常的声音,寺庙内院种的树上,鸟儿和蝉低声鸣叫着,一阵风吹过,树叶沙沙的,高空中偶一只飞鹰划过,留下尖锐的啸声。

邱非突然泪目。

他突然想起了一些早被忘记的东西。

『你命中注定会遇见一个让你驻足的人,而那个人,要么将你亲手毁掉,要么被你亲手毁掉,甚至于,直到最后一方死亡之后,你们也找不出发生异变的原因,因为,这是命。』

"命……"邱非低声呢喃着。

"什么命?你真的没事吗?"宋奇英一脸焦急地扶着邱非的肩膀,与他在近距离对视。

"驻足……没有原因……"邱非捂住自己的脸,笑了起来。

"邱非?"宋奇英不安着,皱着眉头想去拉下邱非的手。

"我该回去了。"邱非放下手,转头看着一旁院中的树木。虽说山上四季如春,但也总有些差距,树梢的嫩绿才刚长出不久,应是初春时节,还记得当初上山时听到清脆的蝉鸣,还有些小,可能才是初夏,原来不自觉间已经过去了快一年时间。

"你在说什么呢!不是说好的要一直陪着我直到我找到自己的路吗?"

"已经够久了,我在一个地方停留从来不会超过三个月,在这里呆的已经够久了,我是时候该离开了。"

"离开?你要回哪去?你不是说过你现在孑然一身吗?"

"行游之人,自是以天为盖,以地为席。"

"那你答应大师的事呢?你都已经想通了吗?"

"我想通了。"

"是什么?"

"为什么要告诉你?"

宋奇英脸上的激动突然消散,有些颓然地看着地面:"我知道你是天生应该行走天涯的,但没想到一年都不能留住你。"

"……"

"你说以天为盖,以地为席,那为什么这里就不可以?"

"……"邱非背在身后的手不由绞紧,他几乎快要松口留下。可是他不行,他口口声声说着不信命,却还是不敢拿宋奇英的命去赌。

"……"宋奇英抬起手,拉住邱非的衣袖,一言不发。

邱非生怕再这样下去,他就真的控制不住自己了,于是甩开宋奇英的手,往后退了两步,看着宋奇英诧异的表情,还是狠狠心,转身走开:"我要去向大师告别了。"

"……再见。"宋奇英只低低地回答一句。

邱非加快脚步,消失在宋奇英的视野中,这才脱力般靠在墙上,叹了口气。

自己这是何必呢。

他摇摇头,重新撑起身体,去找到大师。

"你要走了。"大师没有询问来意,直接开口便是确认的语气。

"是的。"邱非低着头看着自己搁在桌面上的手,"你的问题我已经想通了。"

"噢?那么,告诉我吧。"大师抓住邱非的手,强制他与自己对视,"这所谓'蜉蝣',究竟意味着什么?"

"正如古人有云:'人生如蜉蝣,一往不可攀。'"



评论 ( 4 )
热度 ( 7 )

© 白邬骋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