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非痴汉√
非常介意无授权转载!!
主吃邱攻及叶all叶√
然而其实挺杂食,
纯食关注请谨慎谢谢,
被关了又取其实略有点伤心…
以上,欢迎勾搭ww
——
QQ2670806659扩列请带lofID备注w
贴吧@孤影残羽
微博@白邬骋丶


【邱宋】蜉蝣(7)

13/37

————

(7)

战魂与落阳的故事,几乎每个修仙的人都至少有所耳闻,而大家族大宗门的子弟更是要了解较深,所以盖才捷能倒背如流,便给明显只是知晓皮毛的邱非解释了一番。

一千年前的那个时代,修仙修佛修道的人一抓一大把,远比现在多得多,随手一翻就可以找到对现在来说价值千金的修炼功法或者特殊技能,据说,那个时代是有人真正成仙成佛成道了的。

而战魂与落阳两位前辈,本也只是其中平常的两人罢了,但,因为他们之间那般禁断的感情,被传得广为人知,唾弃,鄙夷,都再平常不过。

"嗤!不过是个被人xx的家伙而已!"

"我看他这浑身的本事全都是在床上弄来的吧。"

"真是恶心透顶,他们家族的人居然还把他们留着??"

……

这世间没人是圣人,更何况他们两人天赋异禀,脾气本就孤傲,被惹怒了,便出手击杀,短短时间,就得罪了不少大家族,还因此被自己所在的家族抛弃。

对他们来说,可能根本就不在意这些吧。

古书中记载,他们哪怕是最痛苦的时候,也是十指紧扣,不愿分离的。

先不说性别的问题,光是这等深情,就足够令人敬佩。

可惜,大概是天妒英才,当时一名同样很有天赋的少女倾心落阳,却被果断拒绝,心生怨气,跌入魔道,潜心研究足足三年,然后让战魂和落阳痛苦不堪。

——是她研究出了这个诅咒。

她用不知混合了多少种奇珍异宝的汁液勾勒巨大的法阵,然后将八十一种剧毒融进匕首,刺入自己心脏,用身下的法阵和自己的生命,给了那两人这样的诅咒。

不断地失控,清醒,受伤,愈合。

每每从失控中清醒,看到的都是自己恋人浑身是血的样子。

他们痛苦,挣扎,却无济于事。

最后他们的结局已经没有文字记载了,只是听人们口口相传传下来的故事,他们相拥着跳进熔锻炉中,用血肉祭了那一柄知名的凶器,这柄剑没人能够操纵,人们赠名落魂。

————

分明是他人的故事,却如亲身经历般心底疼痛,邱非皱着眉头按住心口,深吸口气平定情绪:"你的意思是说,我和奇英就是那两位前辈的转世?"

"我可没这么说,"盖才捷摊了摊手,"你可以去找找那柄落魂,它应该能够确认这一点。"

邱非承认自己有些心动,可还是摇着头放弃了:"我不需要这样做,我已经离开他了,而且以后不会再见面,你的这种推测是真的也好,假的也好,都和我没有关系了。"

"真的是这样么?"盖才捷看着邱非的眼睛,"从此再不相见,你真的做得到?"

邱非握了握拳头:"你的意思是我也是名断袖?"

"我可没这意思,"盖才捷连连挥手,"我只是希望你不要后悔而已,毕竟这世间是没有后悔药的。"

"你知道吗,"邱非站起身来,手指撑着桌面,头却向窗外看去,"我在山上这将近一年的时间,思考了一个问题,这是那名大师问我的。"

"什么问题?"

"他问我对蜉蝣的看法。"

"你的回答是什么?"

"……"邱非转过头冲盖才捷笑笑,他的脸有一半被窗边留下的阴影遮住,让盖才捷一时揣测不透他的想法,"你听说过一句诗吗?'人生如蜉蝣,一往不可攀。'我就是这样回答大师的。"

邱非走出去,轻轻地带上了门,留盖才捷一人在房中叹息。



评论
热度 ( 3 )

© 白邬骋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