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非痴汉√
非常介意无授权转载!!
主吃邱攻及叶all叶√
然而其实挺杂食,
纯食关注请谨慎谢谢,
被关了又取其实略有点伤心…
以上,欢迎勾搭ww
——
QQ2670806659扩列请带lofID备注w
贴吧@孤影残羽
微博@白邬骋丶


【甜甜圈甜不甜/邱乔】雪松

不甜!!(喂x)

联文第二棒!

前一棒 @清语殇_ 

后一棒随缘咳咳x

29/37

————

乔一帆开这家甜品店已经有几年了,来来去去的客人大都成了回头客,无一不赞不绝口。这里所有甜品都是纯手工制作,数量都非常有限,但也有大批的人一大早冲过来排长长的队,就为了买一个糕点。

店名『雪纹』。

除去买糕点,乔一帆还兼卖饮品,奶茶果汁什么的通通都有,毕竟糕点数量有限,他也不能开着家店看风景。

店中的服务生大都除了早晚开店关门时之外,看不到乔一帆的人影,他总是待在后厨,做一些新的尝试,有的时候做出了什么好东西,就第一时间拿出来,给服务生们一人一份,还余下的,就被店里正巧在的顾客一抢而空。

没有人会认为他做出的东西不好吃。

但他一点都不满足。

他说——我找不到我最巅峰的时候了。

我从他这里得到这样的回答时,是惊讶的,作为『雪纹』的常客,我自然是吃到过很多次美味的点心,我可以保证,这是我吃到过的最棒的,可是对他来说,居然远不如巅峰时候?

我疑惑地询问,彼时的他刚折腾完一个新的甜点,那时已经很晚了,也只有我这种独自在外地工作生活的人才会待在一个甜品店里不肯回家,他端着点心坐到我的对面,放下,示意我品尝。

你不觉得,这里面少了些什么吗?他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反而这样问我。

我努力品尝,不知为何口中泛上了一层苦涩:……这是什么?这味道……我迟疑着不知如何开口。

很苦是吗?他苦笑着。这是一种很好吃的甜甜圈,它的名字叫雪松。

我惊讶,我记得我吃过雪松,这种甜甜圈分明是很甜很甜的。

我的心是苦的,所以无论我平时再怎么遮掩,每天的最后一份甜点,都会是苦的。望着窗外很久很久,才慢慢地开口。

他曾经拥有一位很恩爱的恋人,那也是一名男性——他没有告诉我那人的名字,说是没有经过他的同意,讲出故事已经很不好了——他们仗着年轻,肆意妄为,他们在最危险的地方放纵,在最鄙夷的眼神中拥吻,他们各有擅长,彼此互补,在少年时期用尽了自己所有的嚣张,两名天之骄子放弃天堂礼待坠入地狱,这世间没人能阻碍他们的感情,可是,天可以。大学最后一年,那人出了一次车祸,就此忘记了与他相关的所有,他不愿让那人痛苦,只能选择逐渐撤离了那人的生活,远远地看着那人开心,他就足够了。可是,心里的难过哪是那么容易就能消除的呢?

很难受吧?为什么不肯告诉他?我这样问。

这原因其实很好理解,你不妨代入一下,如果你觉得自己的生活非常完整,你将与一个很优秀的女孩子结婚,诞生下聪明的孩子,你将拥有一个幸福的家庭,可是,这时候突然有个男人窜到你的面前,告诉你,他是你的恋人,你只是因为意外忘记了他——你的记忆里甚至没有关于任何意外的存在——你会怎样?厌恶?不解?还是因为这样的话想起些支离破碎的画面,而头痛欲裂?

我听着他的话,呆愣在那里,我自知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人,若换做我的话,肯定会巴不得离那人越远越好,甚至把他当做疯子。

我不想让他痛苦,也不想让他对我流露出那样的情绪。他罕见地有些激动。我这辈子都栽在他手里了但是并不代表我就能做到被他忽视而无动于衷!他颓然得将脸埋在手心里。我做不到……

我想安慰他,却不知从何而启,我没有过恋人,没有过那般不顾一切的堪称禁忌的恋情,我对他无法理解,我也无能为力。

他独自冷静了好一会儿,居然还带着笑向我道歉:抱歉啊,有些激动了。他看了看外面的天色,微暗的阳光已经被刺目的霓虹灯替代。该到关门的时候了,如果你有兴趣的话,以后咱们再慢慢聊?

我点头,拿上自己的东西向他道别,正欲走出去,却突然想起了一点,转身对他说:人们都说如果一个人想放下的话,只需要时间就够了,要是那人获得了自己的幸福,你不如选择慢慢放下吧?

他笑着冲我点头。

半个月后,我终于忙里偷闲再到了『雪纹』,他看到我,笑了笑,端给我一盘甜点,那是和半个月前一模一样的雪松,我试探性地拿起一块,那真是甜到了心里,比我以前吃过的他做的还要好吃许多。

你放下了?!我惊喜。

没有。他摇头。只是想通了一些东西,这样的成品,比我和他在一起时的还要美味。

这样也好!慢慢就会忘掉的吧?

也许吧。他笑了笑,转移话题。你现在幸福吗?

我想起我外地的家人,我身旁的朋友,我许久未见的恋人,笑着点头。你也会幸福的。

当然。他的笑容特别温柔。

"我曾经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以后也会是。"


评论 ( 28 )
热度 ( 31 )

© 白邬骋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