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非痴汉√
非常介意无授权转载!!
主吃邱攻及叶all叶√
然而其实挺杂食,
纯食关注请谨慎谢谢,
被关了又取其实略有点伤心…
以上,欢迎勾搭ww
——
QQ2670806659扩列请带lofID备注w
贴吧@孤影残羽
微博@白邬骋丶


【叶张】痕迹

生日快乐!! @scp-099(刃羽)
写得很渣,而且还短……你就当我太久没写复健吧(。)
嘤嘤嘤哭着求不嫌弃bu
————
叶修从梦中醒来的时候,天空已经亮了又暗,黄昏里一切色彩都显得黯淡,那太阳颤颤巍巍地半悬在天边,撒下微弱的光芒。窗帘没有拉上,于是那光被窗框敲碎,零零星星落在地上,叶修睁着眼睛躺了一会儿,举起左手,借着这光打量着手腕上仍旧微红的痕迹。

半晌,他放下手揉揉肚子,起身在冰箱里翻箱倒柜,一堆的菜整整齐齐摆放着,奈何他厨艺技能一点没加,迟疑一会儿还是放弃了可能炸掉厨房的危险操作,叹了口气,去床底翻了翻,居然还翻出了一桶差小半个月过期的方便面,就着热水泡着准备吃。

还真别说,他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吃过泡面了,曾经忙的时候天天泡面的日子早就一去不复返,张新杰一手好到不可思议的厨艺直接拴住了他的胃。

与床上时追随欲望堪称热情的状态相反,日常生活中的张新杰是一个中规中矩十分含蓄的家伙,有的时候哪怕在他做饭时从后面揽住他的腰,也会耳尖通红赶他出去,不过叶修倒是挺喜欢他这一点的。

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叶修小心地掀开泡面的盖子,是喷香的红烧牛肉味。可惜,太假了,哪儿比得上真正的红烧牛肉呢。张新杰做的红烧牛肉味道比外面餐馆的还好,一块块牛肉印着油光,闻一闻那香味就食欲十足,再加上一碗饱满的米饭,就这一菜一饭都能吃得十分满足,有张新杰在,叶修根本不想去吃外面的食物——要知道那些厨师可不如他家的张新杰呢。

三两下将桶里的方便面吃个一干二净,叶修砸吧砸吧嘴,连带着汤也喝掉了。干干净净的方便面桶被扔进垃圾桶里,叶修被自己扔进浴室里。

好好休整一番后出来伸个懒腰又起了睡意,打个哈欠想着已经睡了许久还是别再睡的好,于是坐在床沿上瞅着乱七八糟的被褥,想着以前张新杰那个有点儿轻微强迫症的家伙肯定又会皱着他的眉头叨叨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全然不知那样的他究竟有多大诱惑力。

皱了皱眉,叶修猛地站起来,拉过被褥折叠起来,虽然看起来歪三倒四,但好歹是一个大致的方形。随后又绕着窗转了一圈,把皱缩的床单也拉了拉。一声脆响,叶修低头瞅了瞅,落在床脚的是一枚银色的戒指,与叶修右手那枚正好配套,叶修记得自己睡着之前是握在手里的,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松开了。

叶修弯下腰去将戒指捡起,冰冷的触感也不知在提醒他什么,他伸出手擦去戒指上沾染的那点的灰尘,翻箱倒柜找出一根绳子,把自己右手的戒指也取了下来,两枚一起穿在绳子上,灵活地打个结,干干脆脆一起挂在脖子上了。

做完了这些他又不知道该干什么了,前些日子忙得头昏脑涨导致他直接干脆地请了十天半个月的假打算好好休息休息,现如今突然结束假期回去也不是他一向的习惯。他坐在床上,背靠着床头,微微一仰首,发根就碰到了身后的墙。

“啊……”

他无意识低吟一声,抬手揉了揉自己有些发痛的头。

有句俗话说的是夫妻床头吵架床尾和,可是这句话对于在这个社会里仍然处于不入流状态的同性情侣是否依旧管用谁也说不准。要知道张新杰那个平常温温和和顶多有些严肃的人第一次闹得这么大,同样是眼角微红却和床上的诱感完全不同,只给叶修带来不安。高纯银制的戒指其实很柔软,只要轻轻一掰就会被取下,是彻底的告别吗?或许是的。

一声轻微的“嘟——”唤回他的沉思,叶修侧过头,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正在震动,他伸手摸了过来,锁屏上还是张新杰某次被他偷拍时微红了耳机的画面,抬手,解锁,是张新杰的号码发出的彩信,图片中是那个再熟悉不过的男人,正低头用手指轻轻摸索着酒瓶瓶口。叶修皱了皱眉,又收到了那边发来的短信。

“嘿,甭管你是这兄弟的什么人,能请你把他带回他家去吗?我们问他他家在哪儿他也一声不吭,就喝了一口酒看着酒瓶子一动不动,啧啧啧眼睛里都出血丝了好吗”

叶修愣了一会儿,站起来从衣柜里摸出一件外套,单手打字问那个人。

“地址?”

他总觉得没有张新杰自己的生活里就少了什么一样,明明只是大睡一场起来不过短短时间而已。该说张新杰真是好本事,在他心里留了这么大的痕迹,刀砍斧削都划不去。

他猛地拽下脖子上的两枚戒指,笑笑出了门。

“我TM的还真是傻子啊。”

张新杰,喝什么酒,回家。

—end—

评论 ( 2 )
热度 ( 43 )

© 白邬骋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