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非痴汉√
非常介意无授权转载!!
主吃邱攻及叶all叶√
然而其实挺杂食,
纯食关注请谨慎谢谢,
被关了又取其实略有点伤心…
以上,欢迎勾搭ww
——
QQ2670806659扩列请带lofID备注w
贴吧@孤影残羽
微博@白邬骋丶


【六十八色之淡紫/邱喻】晕染

字数不多,感觉改不到多好,如果有什么意见欢迎提出——!

联文大佬太多,害怕.jpg

希望大家看文愉快!ww

啊啊啊邱喻这么这么难写!!(明明是你渣啊x)

————

1

调好了调色盘,少年拿起画笔,对着眼前夕阳下的河流一点一点地画着。

他的确是美术系最优秀的学生之一,不过短短时间,就已经描摹出大致的雏形。他在筒中将画笔洗了洗,洗去画河流时的蓝色,晾在一旁,又拿起另一支笔,换上浅红的颜色,去画那抹斜阳。

不知为何,手指轻微颤抖,落错了方向,笔尖的红色在还未干透的蓝色溪流中晕出一抹淡淡的紫色。

那么突兀,那么不容拒绝。

就如那个人毫不犹豫地闯进了他的世界一般。


2

喻文州还清晰地记得,那是他大二,邱非大一的时候。

他被老师派去帮忙接新生,一眼就看到了那个倚着树干看着手机的人。

或许是同类的吸引?毕竟,邱非怎么看都和喻文州很像,待人温和,却把自己的心思藏在心底不被发觉,唯一不同的,大概就是喻文州这样的功夫已经很成熟了,邱非还不够。

"你好,你是学校的学长吗?"发神间,邱非感觉到了视线,收起手机,冲他笑笑,"我叫邱非,是美术系的大一新生,还请多多指教。"

"你好,喻文州,美术系大二学生,真巧,居然随便遇见个人都是同系的。"喻文州应答着,伸手帮邱非拉过行李,"走吧,先去报道,然后帮你认一认学校的路。"

"诶!"邱非有些惊讶,"他们没告诉我接新学长会帮忙介绍呢。"

"我可不是那些专门负责接新的,正好你合我眼缘,一起聊聊也没什么不好,还可以免得他们那群人成天拽着我。"

"学长看起来和身旁的人关系很不错啊。"

"你也会的。"喻文州语气笃定。

"那就……借学长吉言了?"

两人相视而笑。


3

一来二去,逐渐熟稔。

如果你在这个世界上带着一副假象孤单了很多年,突然有一个人闯进了你的世界,给你带来一抹光芒,那么你会爱上他的。

是的,没错。

他们在一起的原因说起来其实也不过如此罢了。

说不清楚是依赖还是喜欢,也不知到后来变成了什么样子,反正一开始,就是这么简简单单的一个理由——想要一个人陪伴着自己。

是邱非告的白,虽然这并没有太大意义,他们之间的关系早已有些暧昧不清,只是一个人踏出一步戳破了那层窗户纸,就一发不可收拾。

在这个巨大的校园世界中隐瞒着彼此之间的关系,就像是地下情人一般,每一个在转角处的轻吻都心惊肉跳,却又让人食髓知味。

"老师说这次的校级比赛我的分数比你高。"邱非冲着喻文州笑得龇牙咧嘴。

"一分而已!"喻文州伸手试图揉乱邱非的头发,却被他抓住手,"干嘛?"

"这个时候真的特别想接一句'干你'啊。"邱非失笑,凑近过去在喻文州的嘴角蜻蜓点水般落下一点,又很快离开。

他们没人问什么时候才能摆脱这样甜蜜却折磨的现状,也没有考虑过所谓的未来,或者说,他们都太聪明了,知道是没有"未来"这东西的,所以都避开不去提它。

可是啊,你越不想提,它越是要蹦跶到你的面前,让你痛苦不堪。


4

有人说,两个相似度太高的人不适合在一起,因为那样就像照镜子一样,总会有被看透的感觉,而两个相似度太低的人,也不适合在一起,因为差得太大,就算一时喜欢,也终究会被消磨掉。

喻文州和邱非大概是属于那种刚刚好的吧。

他们相似却不相同,待在一起的时候还有些互补,若是忽略性别这一重大问题,倒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可是,没有如果。

同性之间的恋情在这个时代本就不为大众所接受,他们俩瞒得过一时,却瞒不过一世,一定要说的话,就是生在错误的时代吧。

发现,曝光,鄙弃,嗤笑,辱骂,以至于闹到双方家长那里去了。

——"这两个变态!和他们待在同一所学校让我想想都发寒!"总有人咬牙切齿。

于是……

"你这个逆子!你都做了些什么!!"邱母抓着邱非的衣领用力摇晃,眼眶通红,旁人的目光扎在她的身上,刺痛无比,更令她失控,"还不快!还不快跟老师道歉!说你错了你会改!"

邱非任由母亲将自己晃得头晕,隐约从母亲身后的人群中辨认出了喻文州的模样,喻文州此时也已经带上了围巾作为伪装,才没有被周围的人发现。邱非感觉自己似乎从喻文州的眼中看到了什么,可又什么都没看清,他用力甩甩脑袋,让自己的视线清醒些,可还是无济于事——眼泪已经将视野模糊,能看到的只有花花绿绿的色块,周围乱七八糟的声音似乎都没有了,眼前的颜色挪动着,一点一点拼在一起,那不是一幅画,不是一个人,只不过是寥寥几笔,三个字而已。

喻文州。

"不……我没错。"邱非这样笑着,任由失控的母亲将自己推得踉跄。


5

那之后喻文州就再也没有见过邱非,邱非临走前将所有的错全都扛在了自己身上——这本是喻文州打算做的,却被邱非看透了。

有的时候,能拥有一个能看透自己的人,实在是太难得了。或许正是因为难得,才更不舍。有的时候,喻文州就想,要是他们不那么互相了解就好了。

可是,还是那句话,没有"如果"。

喻文州本以为自己足够理智,对邱非的愧疚过去之后就能摆脱那种不知是爱还是依赖的感情,恢复原本的状态,顶多在这个学校混不下去了,换个学校依然逍遥地过日子。但是他发现自己错了。

感情这种东西,有的时候真是让人烦躁,怎么才能拥有?怎么才能放下?连半秒都用不到就能说完的词语,是不是当真重到再加丝毫便不堪一击?

不过,归根结底,邱非这个人啊,哪是那么容易就能忘掉的?

在一个人纠结许久之后,喻文州点开邱非的QQ,发过去了一句话:"邱非,好久不见,你还好吗?"

没等到多久,那边就发来了回复:"你是谁?就是你缠着我家邱非,让他最后落了个这样的结果的吗??"

喻文州还没反应过来,那边就接二连三疯了般地发来一句又一句的话。

"你就是喻文州吧?我看他给你的备注居然是什么'吾爱',哼哼,太可笑了。"

"你们都是男人啊,你有什么脸去勾引他??"

"我警告你,以后不要再来打扰我们家了,永远不要!!"

喻文州没再说话,沉默着退掉了QQ,把自己蒙在被子里。他感受着身侧炙热的空气,身体却在发凉。他的指尖颤抖着。他不知道自己怎么会这样,但他知道,恐怕对他而言,邱非实在是太特殊了。特殊到缺他不可。

他在父母面前会怎么办?会被打被骂吗?或者说他已经选择了妥协?

喻文州不断胡思乱想着,终于忍无可忍,掀开被子冲了出去。

他想知道,邱非现在怎么样了。

思之欲狂。


6

邱非的家在哪里,喻文州是知道的,他听邱非说过好几次,为的就是万一假期之间有什么事,就用朋友的名义上门找他。居然用在了这样的事情上,也真是有点可笑呢。

喻文州压低了帽檐,抬手敲响了邱非家的大门。

"谁啊?"里面传来拖鞋在地面上哒哒哒的声音,随后就是门把手被拧开,门吱呀着露出一条缝。

"阿姨你好,我是邱非的朋友,很久没联系他了,这次正好从H市路过,就想顺道来看看他。"喻文州说出了自己在路上已经完善的借口。

可是借口终究没用。

邱母一下子就认出了他。

"你就是那个勾引我儿子的杂种?!"她一下子就炸了,"你还来干什么?你做的事情还不够吗?我们都已经这样了你还要怎样?!"

喻文州垂下头,咬咬牙,说:"我叫喻文州,我是真的爱他,不是玩玩而已。"

"那又怎样!已经没有结果了!"邱母气极。

喻文州隐约嗅到了不对劲的味道,猛地抬头,从邱母眼角看到了眼泪,又从邱母身后的客厅里看到了一抹白。

他知道了。

喻文州无言,跪倒在地,向邱母磕了三个响头,转身离开。


7

找回思绪,喻文州有些苦恼地看着眼前画纸上的那抹紫色,想了想,调出了同色的紫,将这颜色完善成一座隐隐约约的桥,桥的这头是河岸,桥的那头连着夕阳中,远远的没有尽头,好像能穿过这个世界似的。

画完整幅画,喻文州伸了个懒腰松松自己已经有些僵硬的骨节,打量着自己的画,无奈地叹了口气。

"再怎样也不过是幻想而已。"

他抬头,打算乘着日落之前最后的时间看看这美景,却愣在那里。

眼前的河流上横跨了一座若隐若现的桥,正如他画中所画到的那样,泛着淡淡的紫色,从河的这岸延伸到那抹仅存的余晖中,桥的那边隐隐约约立着一个身影,似是感觉到了喻文州的视线,那人抬起头,向这边看过来,露出了欣喜的深情,脸上的笑容与初见时那般的阳光虽不同,却相似。

"邱非……"喻文州低喃着他的名字,扔掉手里的东西,往河岸跑了几步,却发现跑得越近那影子就越模糊,只能在那里停住。

"邱非……邱非你听得到吗?"喻文州喊着。

那边的人影笑了笑,张口说了几个字,然后消失不见。

喻文州强撑了几个月的情绪瞬间崩溃,他伸手似是想要抓住邱非离开的影子,却终究抓空。

最无奈不过生死之隔。

他知道自己能读懂邱非最后说的那句话。

——"你能活得好好的。"

当然会的。



评论 ( 16 )
热度 ( 44 )

© 白邬骋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