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非痴汉√
非常介意无授权转载!!
主吃邱攻及叶all叶√
然而其实挺杂食,
纯食关注请谨慎谢谢,
被关了又取其实略有点伤心…
以上,欢迎勾搭ww
——
QQ2670806659扩列请带lofID备注w
贴吧@孤影残羽
微博@白邬骋丶


【叶邱】信徒

 @叶攻小队萌哒哒活动组 

————

  0

  我曾对你说过,哪怕世界荒芜,我也是你的信徒。

  

  1

  自"斗神"殒落以来,数千年过去,斗神的信奉神殿已经被人们拆除了七七八八,仅有留下的一些,也大都处于偏僻的地方,人们口中的神已被其他后来者代替,而依旧记得斗神叶秋之名的人,还能剩下几个呢?

  每当想到这一点,邱非就无奈笑笑,也不作声,只是想着——虽说他也不知道该用怎样的情绪来表达了——叶秋,你瞧,至少还有人记得你呢。

  哪怕这个人由曾经次神的位置被贬为凡人带着记忆于三界轮回,饱尝人间苦痛而又屡屡孤独终老,也没有忘记那个他心中唯一的"神"。

  每每夜幕至时,邱非总在破败的神殿中跪俯下去,双手抵着地面任由冰凉触感从手臂传上全身,带来一阵本能的激灵,提醒着他一切都真实性。他长舒了口气,挺直脊背看着那已经有些破损的神像,压低声音按照千年如一日的习惯念着祷告词。

  有不知情的人告诉他这个神已经失去神的身份,不再有任何庇护的力量,并且好心给他推荐其他的神,平安,财富,智慧,力量,诸如此类各色祈福被现今的神门瓜分,不给昔日的神留下分毫空隙,而神的信徒只能一笑了之,道一声"我只信这一个神"。

  自重生于神们所在的领土起,仰望着那个高高在上的神祇,将他的一颦一笑记录脑海之中,将他所有辉煌储存在记忆里,将他的容颜刻画在心底,邱非一直觉得,自己的存在,就是为了成为这个神的信徒。

  这就是他成为次神的原因。

  因为信仰,冥冥之中注定了一切。

  

  2

  邱非对自己成为次神之前的事情都记不太清了,毕竟脱胎换骨录入神籍总是要忘却之前的一切,他只隐约记得一点点片段,比如,他跪伏在神殿之中,连头也不愿抬起,生怕玷污了那神的容颜。

  事实上,他的认知倒是准确得不可思议,邱非这人,是神籍记录以来唯一一个因为"信仰"而称神的存在,这也是他的神力比同等甚至更高等次神还要强的原因,毕竟纯粹的信仰能带给人强大的力量。

  他是唯一一个可以与神并称的次神,这一点值得他骄傲,但也是这一点,导致了他最后的被贬。

  "邱非,你知道吗?上面对怎么处置你非常苦恼。"身为邻居的另一个次神好心过来提醒他。

  邱非这时正被自己信仰的神殒落这一消息打击得心情低落中,听到邻居这样的话仍出于迷惑之中:"什么处置?"

  "你不知道吗?"邻居做出了夸张的表情,"叶秋殒落之后和他关联大的神或者次神都将受到影响,但是你又是次神中力量最强的,上面的人多少有些舍不得,所以纠结着呢。"他拍了拍邱非的肩,"我看啊,你趁这个机会去上面的人旁边表表忠心,他们看你这样子肯定会选择让你留下来的。"

  "如果我不去的话,结果会怎样?被剥离神籍贬为凡人吗?"邱非想了想,问出了这个问题。

  "有可能哦,毕竟你和叶秋关系好这一点大家都知道的,哪怕求情了肯定也会有罚,更何况不求情呢?"邻居摊了摊手,表示了他的无奈。

  "是吗?"邱非回想着这么多年对叶秋那始终如一的信仰,带着些讥讽笑了笑,"那就由他们罚吧,反正,叶秋究竟是因为什么而殒落,他们再清楚不过,除掉了我,也不过是少了一个在他们面前晃来晃去提醒他们他们做过什么的存在而已。"

  邻居不理解他,却也知道他这个人从来是不听劝的,只好耸耸肩,正好也事不关己,回自己房间去了。

  

  3

  当凡人的日子久了,邱非一时也记不太清当时被贬时的感受了,只记得,行刑者将尖锐的武器刺入因叶秋的殒落而丧失了大半力量无法反抗的他的后颈,疼痛由颈部传遍全身,属于神的力量顺着伤处流失,浑身发软没了分毫力气,只能任由他们将他从九重天上扔下,投入轮回去亲身体会一切——纵然那是半神们在进入神籍之前就体会过的东西。

  这一世他生成了一位盲人,双眼不可视物致使他仍在襁褓之中便被亲生父母抛弃,在孤儿院待到十五岁,他被一个叫做叶修的青年领养。

  叶修待他很好,但他也因此没了机会去寻找不知是否存在的叶秋的神殿,便只能在属于自己的房间里悄悄祷告。

  仔细算算,自当初被贬为凡人至今正好是第一百世,听闻出于慈悲心怀,每个被贬的神或半神都会在第一百世遇见一些期待已久的人或事,不知道他身上是否会这样。

  无声叹了口气,邱非从跪坐的姿态起身,将东西收拾好,摸着柜子放回原处。这百世中体会过的状态千奇百怪,失明也并非第一世了,世间万事皆能习惯成自然,失明也是。他关上柜子,转身暗自数着脚步推开房门进了厨房。

  叶修正在做晚饭。

  "怎么过来了?再等一会儿就好了。"叶修动作不停,菜刀落在菜板上咚咚作响,旁边已经摆好了几盘做好的菜,香气混着近处米饭味道交织在一起令人有些馋了。

  邱非倚在门框将头朝向叶修的方向:"闻到味道了,你做的菜怎么这么香,一闻到就饿了。"

  叶修笑了笑将灶台上火点开,稍微将油热了些,咏菜刀把菜通通加进了锅里:"你这小子,就知道夸我。"

  邱非笑了笑不说话,闭上眼感受着眼周阵阵刺痛,有股冰凉的感觉从叶修所在的方向冲着他侵蚀,引得他不由有些颤抖。

  "你……有觉得哪里不对劲吗?"

  "不对劲?一定要说的话……"叶修思索了一会儿,"最近脑子里总会闪过一些奇奇怪怪的画面算吗?"

  "奇奇怪怪?比如?"

  

  4

  叶修也不知道那些画面究竟是从何而来,只是微妙的感觉告诉他这些或许与他有着极深的联系,再猜测得玄乎一些,他总觉得,那些画面可能属于他的前世,否则,该怎么解释那铜镜中的人像与他一模一样?

  只是有些东西着实奇怪,比如那随手一挥掀起雨浪的本事,无论真假,也都不该属于一个像他这样的普通人。

  他笑了笑,将自己隐约记得的那些画面告诉了邱非,刚说完,手机发出轻微震动,便住了声打开手机查看那刚发来的短信。

  ——邱非获得了角膜捐赠,他将有机会重见光明。

  叶修在原地呆滞了片刻,连手里没做好的菜都忘了,转头就欲和邱非分享这份喜悦,却见他也愣在原地没有动静,不由有些疑惑,出口询问:"小邱,怎么了?"

  邱非不敢相信自己的猜测,然而他看不见叶修的模样的同时也在时间流逝中遗忘了叶秋的声音,他无法肯定也不敢去肯定,神殒落后是否会如人类一般步入轮回?这是千万年也无人能回答的问题。听到叶修的问话他才慢慢挣脱思维的束缚,回过神来:"嗯?怎么了?"

  叶修疑惑他的情况,但也出于对他的信任没有多问什么,只是将收到的消息告诉了邱非,邱非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这一切都太温柔了,温柔到让邱非怀疑这一世的一切都是恶趣味的神们编出来欺骗他的,只是,只是,想到那关于第一百世将会出现期望的人或事这样的传闻,他还是第一次拥有了一种,或许叫做忐忑的情绪。

  也不知道,究竟是在忐忑些什么东西。

  他最后跟着叶修,去接受了角膜移植手术。

  并且迎接那重见光明后会看见的诸多,或许会令他震惊的真实。

  

  5

  后来的事情有些复杂,情况也变得太快,在他们都还未反应过来的时候,一切就已经彻底脱去了神秘的面纱,叶修的确是叶秋转世,他也恢复了过去所有的记忆,但最后他选择依旧作为一个凡人去迎接生老病死而非去努力争取重入神籍,邱非也陪着他这样做了,反正,一百世都过来了,还有什么不习惯的呢?更何况,想着叶修并未形神俱灭而是拥有了新的生命,或许还要令人更开心些。

  最后的最后,邱非在日记中记下了这一切。

  第一百世,双目失明,被叶修收养,后手术恢复视力,随后,发现叶修即为叶秋转世,跟随他继续以凡人身份生存。以父子身份度过余生,为他送葬后,决心赴死。

  邱非合上笔记本后,将它层层包裹后埋在了挖出它的地方,而后坐在叶修坟前沉思许久。

  他突然想起他第一世,趁着一切还没忘记时记录下的东西,现在想想,其意义如何也是显而易见,不过局中人看不清,千万年之后回首才一目了然。

  他在叶修坟前背靠着墓碑闭上眼,是了,很多东西都没必要去记住了,只是,叶秋或者说叶修这个人,他大概真的会记上永生永世。

  毕竟他是他最后的信徒。

  

  6

  日记,第一世。

  我一直在努力回忆,我究竟是如何视叶秋为信仰的,要知道,我一直都是对"神"的存在持质疑态度,后来我从记忆里捕捉到了几个片段,也不知道是不是有关,我想可能最近的事情太多有些分辨不清,就将它记录在这儿吧。。

  记忆中,那个在阳光下倚着门框向我伸出手来的少年,和叶秋长得好像。

  他似乎是我的信仰。

  —end—


评论 ( 2 )
热度 ( 42 )

© 白邬骋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