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非痴汉√
非常介意无授权转载!!
主吃邱攻及叶all叶√
然而其实挺杂食,
纯食关注请谨慎谢谢,
被关了又取其实略有点伤心…
以上,欢迎勾搭ww
——
QQ2670806659扩列请带lofID备注w
贴吧@孤影残羽
微博@白邬骋丶


【邱叶/联文】『存在于乌托邦中』01.雪夜

联文 @蘇沐秋,我以為你還在

一人一章那种,详情可戳tag!欢迎订阅!

初步预计为中篇w

(卡字数的我,咳咳x)

————

01.雪夜

下雪了。

首都的雪总是来得突然,呼呼地带来刻骨的寒意,冷风刮在身上绝对会让人颤栗着寻找地方想要躲起来。这个时间还敢在大街上行走的,毋庸置疑,大都是经过了专门训练的军人——实际上,就算是习惯了这些的军人也不想自找苦吃。

此时邱非正待在暖暖的室内,身侧电烤炉勤勤恳恳地工作着,努力驱散那股子寒冷,窗被风吹得发出了哗哗的响声,他便停下笔,去找了点废木板,打算把有些松动的窗子稍微固定一下,明天再去找修理工修理。走到窗边,透过窗子,邱非忽然看见一个有几分眼熟的人影,明明穿着联盟统一的军装,却带了几分骨子里的慵懒,算是军人中的贵族吧,这分明是只属于那一人的独特。

叶秋。准确来说,是叫叶修。

整个嘉世,除了苏沐橙,恐怕也就他一人知道叶秋的这个身份。

邱非深吸了口气,带着不可思议的情绪,身体前倾贴在玻璃窗上,口中呼出热气附在冷玻璃上留下一片白雾,将视线遮蔽些许,一时没能看清,待得用袖子擦去了水雾,就已经看不清人影的去向。

"……"邱非想了想,还是觉得叶修不可能一话不说就离开,一定是自己的错觉,于是就收拾好了思绪,将手中拿着的木板草草钉好,回到桌前。

邱非是打算继续自己对战术的研究的,可是心底那股不舒服越来越浓烈,已经到了不可忽视的地步,他这才发觉了不对劲,只是那种莫名的相似绝对不会让他的情绪达到这种地步,那就只会有一个解释了。

邱非抬手按住自己的胸口。

这是他的"伴侣"的情绪。

邱非不由有些慌张。

在这个世界上,每个人都会在五岁之后十五岁之前觉醒自己的"伴侣",两人将由一个独特的徽记连接在一起,在其中一方情绪不在正常状态的情况下,情绪将会被传递给另一方,而收到情绪的那一方,可以选择分担,并且通过自己的方式给TA以安抚。

邱非还记得自己是在七岁那年觉醒的,仅仅三年后第一次感受到了对方传来的情绪,可是那时还太年幼,不会安抚,在那之后对方也再没有发来情绪,倒是邱非会去时常叨扰对方。

那样一个情绪镇静的人,是什么才让他抑郁到这种地步?

虽然非常惊讶,但邱非还是搁下笔,右手按了按左手内侧,一边在心里默念,一边用浅浅的指甲划下一行小字。

"怎么了?别难过,我在呢。"

那边应该是收到了,可是没有做出回复。邱非用双手捂住自己的耳朵,隐约间能够听见"伴侣"的心跳声。

还是那么不平静啊。邱非向来不怎么会安抚其他人,现在遇到这种状况也有些手足无措。

"叮。"邱非手腕上军部传来信息,邱非单手放下,瞅了一眼,就僵硬地愣在原地。

"最新消息,嘉世分队队长叶秋,于今日执行军部秘密任务,不幸遇难,晚九点消息确认。"

这,不,可,能!

邱非分明记得,今天中午,前几天回到首都来联盟军校顺路视察的叶修才和他一起吃了午饭,聊到了现今联盟和敌人的战斗状态,和军事部署等情况,叶修还笑着说了:"以你的本事,迟早也是要掌握一股力量的,要是什么都不会的话,岂不是让人笑话了去?"

那绝对是他本人,绝对是的,邱非不可能连自己最在意的人都认不清——是的,在他心里叶修是比"伴侣"还要重要的,毕竟"伴侣"最后成为真正的伴侣的虽然的确是多数,但也并不是绝对,而叶修对他来说,是真正的,暗恋着的人啊。

可是,军部的消息从来属实,这一点邱非再清楚不过了。无论他怎么试图辩驳,都改变不了这个几乎已经既定的事实。

真是糟糕。邱非在心里暗暗想着。还没有安抚好对方,自己的情绪就开始波动了。

可是,怎么能冷静呢?怎么可能冷静啊。

邱非重新抬起手,捂住耳朵,听到"伴侣"的心跳,也听到自己的心跳,一个比一个乱,一个比一个难受,就像两个明明相恋,却分明地知道将要彼此分开很久很久——不,应该说是永远——的恋人,相互拥抱着,想要用自己的身体给对方取暖,又怕自己的皮肤太凉了,把对方冻伤。

咚咚,咚咚。

一个正常人安静时心率约为70-80次。邱非从记忆力翻出了老师曾提到的内容,不知为何开始数起了这心跳——可能是想让自己挪开注意力,放缓心态吧。

一下,两下,三下……

邱非逐渐安静下来,侧耳倾听着耳畔的心跳声。那是很有力的,给人沉重的安全感的心跳,又怎么能是常人所有的呢?

邱非和"伴侣"之间从未互相交换过彼此的信息,也从来没在其他人面前将自己和"伴侣"的交流外露,正如之前苏沐橙和他开玩笑说:"小邱非你简直像个没有'伴侣'的变种人,就和叶秋一个样!"

邱非不知道他的"伴侣"是谁,但是仔细想来,也绝不是个普通人吧,毕竟那般可怕的对自己情绪的自制力,又怎么是普通人所能拥有的?

或许他是个军人,或许他是个研究者,又或者是从政者。

邱非胡思乱想着,任由自己的思绪在"伴侣"的心跳声中越飘越远。

——你那边在下雪吗?这里的雪景很漂亮,就是有些冷了。

——还好有你在。

听着那边逐渐恢复到了正常状态的心跳声,邱非也终于缓了过来,深深地吸口气,将军部的消息删除,闭上眼仰靠在椅背上。

他倾尽一切地努力,一是为国献忠,而是与他并肩。

现在,只剩其一了。

再睁开眼,邱非依旧是那个在军校中长期占据首席地位的优秀学生,面前的纸上画着的战术布置校中难有人懂,而这于他而言,已是常态。

虽然的确是有些什么不一样了。

但是,邱非还是邱非。

这一点是无论如何都不会改变的。

邱非转头透过木板间的缝隙看着窗外,白雪皑皑的一片。

冬天到了,离春天还远么?

他笑。

评论 ( 5 )
热度 ( 33 )
  1. 泺愈终于开始填坑。白邬骋w 转载了此文字
    很过分很过分!!邬骋不动声色的!!我也要!!

© 白邬骋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