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非痴汉√
非常介意无授权转载!!
主吃邱攻及叶all叶√
然而其实挺杂食,
纯食关注请谨慎谢谢,
被关了又取其实略有点伤心…
以上,欢迎勾搭ww
——
QQ2670806659扩列请带lofID备注w
贴吧@孤影残羽
微博@白邬骋丶


【谦喻/谦喻谦only群周年贺文】含笑步醉

周年快乐!!

5797/12000

————

1

"此酒名曰:含笑步醉,喻公子可有兴趣品尝一番?"

"含笑步醉?可真像是个好名。"

一饮而尽。

2

喻文州已经很久没有喝酒了,准确来说,是很久没有喝过自己想要的那种酒了。都说爱酒之人要么博爱,要么只爱一种,喻文州大概就是后者。

还记得和方士谦相遇是在那年的一个秋日。当时已经是暮秋了,空气中带上了一股冷意,饶是一向不注重这些的喻文州,也披上了一层外衫,才敢踏出房门。

他自成年以来四处游走,这么些年也没有回过家,兜兜转转经过了不少的地方,在每一处停留最多不过三月,可这江南水乡,却让他分外流连,已经由盛夏到了暮秋,也没有离开。

再等等,等到冬天到来,就该离开了。

喻文州默默想着。

向房子主人打了声招呼,喻文州便独自一人到了水边,随意倚坐,不管那清悠波澜沾染了衣角,反而将手伸出,轻触着河水,由心底漫出一股餍足。

"公子可要小心,若是不留神落了下去……这河里之水,可不会放公子这般的人回来的。"

被不远处的声音喊住,喻文州抬眼望去,那飘摇在河面上的小舟舷上,稳稳当当立着一名身着白衣的男子,生得副好相貌,眉眼间揉碎了些分辨不清的意味。

"公子说笑了。"喻文州向着那人微微颔首示意,"在下喻文州,敢问公子名姓?"

"方士谦。"方士谦后退一步落在船板上,抬手做出邀请的姿势,"不知能否有幸请公子上船一会?"

"我的荣幸。"

3

这艘船,说大不大,说小不小,恰巧容得下一个船夫和四五个人的样子,那船夫安静地划船,头也不抬,喻文州便就此打消了打招呼的念头。船上没有可供歇息的座位,方士谦对此表示了歉意,喻文州自然也不会在意。

"公子这是什么酒?"喻文州一眼便看到船中小桌上的杯盏,轻嗅便从空气中捕捉到那幽淡酒香,喻文州是个爱酒之人,不说喝过各地特色之酒,也能说喝过大半,但这壶中之酒,喻文州却从未品尝。

"此酒名曰:含笑步醉,喻公子可有兴趣品尝一番?"方士谦取出干净杯子,斟上一杯,递与喻文州。

喻文州便也接了过来:"含笑步醉?可真像是个好名。"

一饮而尽。

辛辣的滋味从喉间涌入心头,喻文州突地想起些看不分明的东西,似笑似泣,一时难辨。

方士谦不由失笑:"看来喻公子还是个从未动过情的人。"

"此话怎讲?"

"这含笑步醉,本就是为含情之人所酿,若有朝一日喻公子体会到了情之一字,可来找我再尝滋味。"

4

方士谦的家离喻文州暂居之处不远,步行不过一里,来去也花不了多少时间,故而喻文州常常去找方士谦。方士谦也不知是做什么的,总比喻文州这个云游之人还闲,喻文州倒也不去好奇这些,毕竟,任谁也会有些不远出口的秘密。

喻文州后来知道了,那含笑步醉是方士谦自己酿的,酿造方法独此一家,别无分号,出于好奇,喻文州这个从没碰过这些的人也动手学了几回,虽然不是酿酒的最佳时节,但好歹学了个七七八八。

说好的冬天到来便离开,那就真的是该离开了。

冬日到来,喻文州收拾好了行李,向这里熟识的众人告别,可在离开前的最后一刻,也没能找到方士谦。

大概是无缘吧。喻文州叹口气。

"文州放心,什么时候见到他,会帮你转告一声。"

"那便在此谢过。"

5

估摸着是那含笑步醉的魅力太大,离开水乡后喻文州便不习惯那些普普通通的酒,思来想去,竟是就这样戒掉了大半的酒瘾——不会在任何地方停留过久,意味着喻文州根本就没时间去酿含笑步醉。

又过了不足三年,喻文州就开始怀念那含笑步醉的滋味,犹豫再三,他决定再次前往那片水乡,顺道也看看方士谦如今怎样。

那暂居处的主人已经不知何时搬走,喻文州放眼望去,四周大概是修整过,让他一时辨不清方向。

"去找找士谦吧。"喻文州这样下定主意。

艰难地找到方士谦的屋子,敲门而应的,却不是他,开门之人自称方士谦的义弟,长发上束着那抹白分外刺眼。

"士谦他……怎么了?"不详的感觉。

"你是喻公子吧,家兄有些东西留给你。"青年请喻文州入屋,然后折身去房间中,取出一个酒坛,递给喻文州,"这是家兄酿的最后一坛含笑步醉。"

6

喻文州不知自己是怎么保持那般镇定告别离开的,回过神来就发现自己坐在河边石阶上,低头看看手里封得好好的酒,沉默地拆开。

"文州,这酒可别喝太多了,很容易醉。"

大口而饮。

"文州,这含笑步醉之名,取自醉后之人皆是满面笑意。"

不由唇角勾起。

"文州,少喝点,你醉了之后的样子特别……"

"文州,你是不是从来没喝出这酒里的含义?"

"文州,真的要走吗?……那我就不送了。"

"文州啊……"

酒坛落地,破碎。

7

喻文州已经很久没有喝酒了,就算他之后定居在那水乡,有了足够的时间去酿酒,也没有去做。他总笑着说,他可能是已经戒掉喝酒的习惯了。

后来,喻文州开了家茶馆维持生计,那茶馆中有一款茶让这茶馆远近闻名,那本不该是属于茶的名字,可细细品味起来,也确如其名。

此茶名为。

含笑步醉。


评论 ( 8 )
热度 ( 32 )
  1. 音殇七城白邬骋w 转载了此文字  到 谦喻谦only安利博

© 白邬骋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