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非痴汉√
非常介意无授权转载!!
主吃邱攻及叶all叶√
然而其实挺杂食,
纯食关注请谨慎谢谢,
被关了又取其实略有点伤心…
以上,欢迎勾搭ww
——
QQ2670806659扩列请带lofID备注w
贴吧@孤影残羽
微博@白邬骋丶


【六十八色之檀色/邱周】檀香檀色檀木魂

给大家安利邱周——!好吃!!

(喂对你来说有几个不好吃的xx)

还是和之前一样拉低水平,祝看得开心?

热度作死2/29

————

"邱。"

天色昏暗,路上几乎没有人,现在是世间万物都还在沉睡的时候,少有的清醒的生物,也由于不忍破坏这抹静谧而收敛了声息。

周泽楷却在此之前很久就起了。

身为一名靠手艺混饭吃的木工,看样子他的确应该是早起的,不过,他的早起与这实际上没有丝毫关系。

他是为了邱非而起的。

邱非不是什么特殊的人,准确来说,他根本就不能背称为"人"。

他是神,是妖,是仙,是怪,他都是,也都不是,全凭你的想法了。

邱非的本体就是周泽楷院前的那棵树。

上古檀木。

"怎么了,周?"邱非从树干上探出个头来,远远看上去就像一个脑袋挂在树上,总有几分别扭,邱非却毫无所知。当然,他毫无所知并不代表周泽楷也是。周泽楷伸手按住邱非的脖子,拉着他从树里现出了全身,这才收回手,开始说正事。

"今天,特殊日子。"周泽楷一向是非常少言寡语的,不过好在每个字都说在点子上,令人一听就能懂得他的意思。邱非思考好一会儿也没能想起今天哪里特殊了,只好开口询问:"是什么日子啊?"

周泽楷突然凑近过来,一枚几不可察轻吻落下邱非唇上,在邱非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就迅速撤开。邱非怎么能轻易放他,虽然还是不清楚原因,但抬手就拉住周泽楷,单手扣着他的后颈,让这个吻拥有了他真正的"吻"的含义。

舌尖相绞,彼此吮吸,多余的津液顺着嘴角流淌,分离。

喘息。

"是,纪念日。"周泽楷终于说出了这个日子的特殊。

"啊,是吗!"邱非睁大眼,仔细回想着时间,但无奈身为上古檀木,经历过的岁月太久太久,已经没了多少时间的概念,一时间还真算不清楚。

"对,"周泽楷一字一顿,非常认真地看着邱非,"从相爱开始,十周年。"

十周年。

都已经过去十年了。

邱非虽说是罕见的上古留下来的生物之一,但平时大处于睡眠中,不管世事,只要不是威胁到了自己的生命,管他什么人事变迁,对他来说都是过眼云烟。直到十多年前,邱非在沉眠中隐约感觉到了什么,微微唤醒自己的意识,倾听着本体外的动静。

那个不过十多岁的少年,站在树下,虔诚地发誓。

"学成,回家!"

人虽年少,但那美人的底子已经可以窥得些许,虽说用"美"这个词来形容一名少年似乎有些不太合适,但是,原谅邱非这个长期不和外界交流的存在吧,他的脑海中一瞬间浮现出当然就是这样的词语。

周泽楷。

他在这村里广为认可的"神树"下许下心愿,双眼睁大,明亮得似乎在发光。邱非便记下了旁人口中提到的这个名字。

——周泽楷。

周泽楷的师傅是这村里唯一的木工,所以村里人都多多少少会在平时闲谈时聊到他,和他那天资聪颖的徒弟。周泽楷是跟随逃亡的父亲来到这里的,后来他的父亲将它托给了这个师傅,就去世了,但是啊,村里的大家都是心地善良的,没有人去告诉周泽楷这个事实,而是告诉他"你的父亲去参军打仗了,等打赢了,就接你回家"。

周泽楷真的对木工有着很强的天赋,不管是做家具还是雕刻,都做得非常完美。而在所有木材中,他不知为何,独独喜欢那檀木。

一个将檀木用得有神了的人,也难怪邱非会对他产生莫大的好感。

后来战争波及到这里,让整个村子死死伤伤,再没留下多少人,等到战争胜利后,仅存的这些人将家园重建,也不再是以前那个样子。

周泽楷从来都不是笨蛋,他早已猜到自己父亲已经去世,而他唯一视为亲人的师傅也在那场战争中死去,他已经孤独一人。

周泽楷坐在树下,沉默无言。

"小家伙,怎么了?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邱非凝出实体,在粗大的树枝上坐定,低着头往下看。

"……你是谁?"周泽楷满眼警惕。

"我?我就是这棵树啊。"

周泽楷摆出不信的神色。

邱非纠结了好一会儿该怎么让周泽楷相信,最后抬手控制着枝条垂下,稳稳落在周泽楷面前,双手上抬,让枝条恢复原位:"现在相信了吗?"

周泽楷沉默着没再说话。

邱非也不是擅长聊天的人,就安静地在周泽楷的身侧坐下,背靠着树干。

"听村里的人聊天说,你叫周泽楷,是么?"

"嗯。"

"……"

"你呢?"

"我……我没有名字。"

"长青无秋,叫你邱非?"

周泽楷在地上划着这两个字。

"好啊,我喜欢这个名字。"

周泽楷特地请村里会制香的人,做出了一种和邱非树上味道比较相似的檀香,在那之后周泽楷便日夜带着那股味儿,在邱非面前晃来晃去。终于有一天邱非忍无可忍了,一把拽下自己头上一株枝条,扔给周泽楷:"要做就做一样的!别弄得那么四不像!"

周泽楷抱住枝条笑得跟个小孩似的——虽然才十七岁的他,也的确和小孩没两样。

然后,周泽楷就总带着和邱非一模一样的味道,还为了避免邱非这"神树"的枝条被"摘下"的消息使得村里人惊愕,专门去学习了简单的制香法,虽然还做不到多好,但至少,邱非还是对此挺满意的。

"你本来就是学木工不是学制香的,有本事的话,还不如去雕一套属于自己的木质家具。"邱非如是说。

当然,周泽楷很快就去这样做了,要亲手雕出整套让自己满意的作品的确不容易,他在离邱非很近的地方用自己的手艺设计并建造了一栋房子,比较简单,但看上去很符合周泽楷这个人。然后啊,周泽楷就用檀木制作了其中的全套家具,邱非几乎可以肯定,如果不是找不到足够多且足够质量的木材,周泽楷很可能连房屋也要用檀木。

"你啊。"邱非一脸无奈。

周泽楷抿着嘴唇笑了笑,没有说话。

邱非发觉自己喜欢上周泽楷其实是在周泽楷表白的那一瞬间。毕竟孤身只影了那么久,他根本就分不清"兴趣""好奇"与"爱"的差异,好在,周泽楷的告白并没有像他一贯那样少言寡语,而是虽然慢,却一字一句非常清楚。

"邱非,我喜欢你。"

"我知道,你和我不一样。"

"但是,我喜欢你,我爱你。"

"我想与你相伴终生。"

"走向白头,直至死去。"

"就算,我寿命很短。"

"但是,相信我,这几十年,我会好好活着。"

"我舍不得离你先去。"

"但,既然无法更改,我还是想试一次。"

"……"

"邱非,和我在一起,好吗?"

邱非看了周泽楷很久很久,久到周泽楷都开始有些坐立不安,才慢慢地开口。

"我不知道什么是喜欢。"

"但是,我拒绝的话,你会伤心吧?"

"想到你会伤心,我就有些难受。"

"或许这就叫喜欢。"

"我想,能遇见你简直太幸运了。"

"不然我还不知道要这样冷眼旁观这个世界多长时间。"

"很感谢。"

"我不知道这算不算喜欢,但你是我唯一被知晓的存在。"

"或许出现在你眼前就是我的选择了。"

"我答应。"

后面发生的事情太多了,一时半会儿也想不起来多完整,正巧在这时周泽楷打断了邱非的回忆,一把将他抱住。

"我爱你。"周泽楷闷闷地说着。

邱非也轻轻拥着他,不知该如何安慰。

邱非知道周泽楷在担心什么,周泽楷终究只是个人类,会有死亡的一天,而邱非则不一样,他已经存在了数百万年,甚至还会存在更久,周泽楷在他的生命中本来也只该是个过客,然而,邱非在此之前从来没有拥有过感情,这一番恋情,必将难以磨灭,但又必将磨灭。

如何是好?

该如何是好?

邱非突兀地笑了起来。

"嗯?"周泽楷疑惑。

"周泽楷。"

"我在。"

"你愿意……"

——陪我一同死去吗?

…………

千年后。

在这大陆的最东方,一座古老的小镇上,有着一棵非常神奇的树,听说,相爱的恋人如果带着真心在树下许愿同生共死,就真的会将生命连接起来,其中一人死去,另一人也会在三天内失去生命。

从无例外。

据研究表示,这棵树早在许多年前就已经死去,空余那不知存在了多少年的外壳支撑着,历经千年不倒。

而最令人惊叹的,是树上已经稍显枯黄的枝条缠绕出的两名相拥吻的恋人形态,眉眼依稀可辨,却没有丝毫雕琢的痕迹。那两人十指扣紧,便是至死不放的力度。

这大概是,相恋之人的至死不渝吧。

————

一个发现没有颜色而增添的后续x

————

"邱,你看。"周泽楷拉着巨大的旅行箱,单手指向远方那高大的树木,"那就是'神树'?"

邱非抬头看了看:"嗯,多半是了……网上说这树虽然长得并不如高楼大厦,但也是非常壮观,现在看来真是如此。"邱非伸手擦了擦额边的汗,"走吧,先去把行李放下,然后去近距离看看这棵树。"

"好。"周泽楷答应着,跟着邱非一起去放下东西。

邱非和周泽楷两人都是R大学的大三在读,此次相约出行是想要作出一副能够令自己满意的作品,听说这"神树"非常壮观,想着就算不能画得完美,也能一览美景,就定下了到这里的路线。

该感慨一句不愧是据说存在上万年的古树,虽然不知为何,他生长那么久却没有独木成林,但这并不妨碍他展露身上那骇人的美。

词到用时方恨少。邱非只能这样慨叹。

归根结底,那样的美根本就是无法用言语形容的,要怎么去描述他呢?檀木独具的檀色浸染了全身,深褐的藤蔓由下而上将树干束缚,似是用力快要嵌入其中,却又垂下松松的尾端,与枝叶交缠在一起,难分彼此。

其实,大概是用一个词就可以描绘的。

纠缠。

足以见得那两人的感情之深。

是由爱化作的树,还是由树蔓延而出的爱?

或许都是。

两人不约而同地选择了最合适的角度摆好画架,搭上画纸,用画笔在纸面上勾勒那不知由何而来的沉重的情愫。

深邃的檀色在笔尖晕开,照进了树的眸子里。

树上相拥的身影似乎挪动些许,唇角勾起稍稍的笑意。

相爱的人不管经过几世轮回,也可回到这定情之处。相拥而吻。

评论 ( 2 )
热度 ( 16 )

© 白邬骋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