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非痴汉√
非常介意无授权转载!!
主吃邱攻及叶all叶√
然而其实挺杂食,
纯食关注请谨慎谢谢,
被关了又取其实略有点伤心…
以上,欢迎勾搭ww
——
QQ2670806659扩列请带lofID备注w
贴吧@孤影残羽
微博@白邬骋丶


【邱非】一发自戏

作业太多估计是码不了更新了……我应该养成提前一天存稿的好习惯的qwq
所以拿个自戏混更x
一直没有来得及重写的一篇……反正都要重写了就拿出来随意看看吧ww
欢迎戏评w
假装这算是连上日更了x
还热度16/29
13/81

————

#平行世界#

从睡梦中迷迷糊糊地醒来打个哈欠,从记忆中挖掘出了模糊的印象,确定现在是夏休期。数年拼搏终于得来一个冠军,因而昨夜被闻理他们拉去疯了一晚上,于是睡得比正常时间晚了不少。现在生物钟已经将自己喊醒,却明显没有达到应有的睡眠时间,暗想着不如睡个回笼觉,拉了拉被子还没将自己重新盖好,就感觉被子被暴力掀开,分明已经是夏日,清晨的空气却带来些凉意,微微抖了一下,摸摸手臂给自己增加了些热量,这才转身拿起放在床头柜边的外套,披在身上,定睛看向眼前的人。

"你是谁?"刚醒自然态度稍显不佳,眉头微皱虽是问句语气却直接地表达自己少许不满。深吸口气平定自己的心态,微眯着眼看着眼前人,觉得这人似是有些眼熟,可又想不起是在哪里见过,未等到再加思索,耳边便像回音一样也重复着与自己完全相同的问话,只是语气是全然不同的冷漠,不,那分明是……狠戾!

被自己的感觉吓得猛然一怔,揉揉眼睛仔细打量来人,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被纱布缠绕,手中握着的匕首上还有鲜血流下,从他的身侧可以看到一条血色脚印铸成的路,他的眼神中带着冰冷的杀气,而他的脸……

难怪觉得眼熟却一时没能辨认出来,毕竟一个人的本来面目和镜子中看到的还是有所不同——是的,他分明与自己有着同一张脸!

这是怎么回事?他是谁?为什么会和我长得一模一样?怎么会在我的房间?

说不惊讶是假的,但毕竟也是个成年人,迅速冷静下来,用余光打量周围,顿时发觉了这个房间与自己的居所的不同之处,思及昨夜手机上突然收到的被当做玩笑的消息,心底也算是有了些猜测,与他对视报出自己姓名:"我叫邱非。"

看他的表情似乎一点也不惊讶,微松口气打算进行更进一步的解释,可锋利的匕首迅速逼近抵在喉间,冰冷的感觉由脖颈蔓延到全身,瞬间僵硬。

怎么敢乱动呢?毕竟匕首的锋锐已经触碰到了皮肤,若是惹怒了他,不需怀疑,他只要让刀尖再深入一点就会将自己的动脉割破,记得先前无意识瞥到那匕首上狰狞的血槽,血槽中还未干涸的血迹似乎贴着皮肤顺其流淌,带来别扭的瘙痒。挣扎不得,只能控制着身体的颤抖不要太大,与此同时垂下眼神,尽力思索着逃离方法。

如果真如自己的猜测,这人是另一个"我"的话,那还真是遇上了不得了的"自己"。

脑海中闪过之前不经意瞥见的他身上强健的肌肉,对比一下自己便知根本没有多少抵抗能力,于是干脆将双手慢慢伸到头侧做出投降的动作,以表达出自己认输的态度,在他迟疑地稍微放松的时候翻身滚下床,努力缩紧身子躲到房间角落让自己稍微有点安全感。

"你听我说,我真不是别有所图!你见过两个人长得这么一样的吗?"

在得到他肯定答复的时候暗道不妙,可长期宅着的身体自然是比不过他这一看就是常加锻炼的人,不禁暗恼为何贪图暂时安全而躲进角落。此处闪躲的空间过分狭窄,试图侧身绕过他却被毫不客气地拦下,所有能移动的方位全被堵死,手腕被抓住,反向弯折至身后传来阵阵刺痛,稍微慌神匕首便冲着要害而来,寒光刺入瞳孔,濒死的感觉愈发浓烈,终于是明了了近乎死局的现状。没有人会想要死亡,可无奈整个人被抵在墙上,暗地牙关紧咬,双腿奋力踢动却对他造不成任何影响,手腕的疼痛更甚几分,此外再没有丝毫力量可用以抵抗。

要死了吗?

如果自己真死了,家人该怎么办?

如果……

以为必死时感知总是比正常情况下迟缓了许多,待到感觉自己还没死,且恢复正常的思考能力时,那人已经看着断掉的匕首一脸疑惑。

"难不成,是自己不能杀死自己?"呼吸稍微缓和后主动提出了疑问,算是勉强解决了自己身上分明没有防具却没有死亡哪怕受伤的怪异现象,看他在放出警告话语后逐渐收敛杀气,这才微微放心——至少算是保住了命吧。

不管如何,暂且退让一步,既然这人就是另一个自己,那么本质上就是相似的。

深吸口气在心里做下决定,抬头与他对视,尽力忽视他周遭迫人的气势,缓缓开口:"虽然不知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但既然你已经相信我们是同一人的情况,我希望能在一定程度上得到你的帮助——"

"我会回到我应在的世界,此后,互不干扰。"

评论
热度 ( 10 )

© 白邬骋w | Powered by LOFTER